第四百二十三章 单细胞体力怪!


本站公告

    app2();

    read2();  阳光照射在了大地上,即使是海边的镰仓,气温也达到了三十度以上。坐落在内陆区域的贺明山,是镰仓极为少见的山林区域。在贺明山的山脚下,有着几处住宅坐落在这里。

    “啊啊啊啊啊~”

    “这里真是凉快了很多啊~”

    樱木花道小跑到了院落的前面,这里被树林所包围,毒辣的太阳光并没能够影响这里,在炎热的夏季,贺明山区域是一处难得的阴凉。

    “呵呵,我们先进去吧。”田冈教练双手背在了身后,领着队员们推开了院门。他们进入的是一处中式院落,推开门,是一个四开间的的院落在院子的中央,有着一个露天的篮球场。田冈教练带着队员们穿过院子和走廊,到了会客区。

    在会客区,有迎接陵南队员的接待。

    “田冈教练,欢迎陵南队员光临本舍。”

    “我是负责接待你们的人,叫做宫腾作。”

    接待陵南众人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斯斯文文的还带着一副眼镜。见到田冈教练和陵南的队员,他热情的迎了上来。

    “呵呵,让您久等了,这段时间就麻烦您了。”田冈教练对待接待的中年人也是相当的客气,微微鞠了鞠躬双手握着对方的手热情的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能够为县里的青年才俊做一些事情,是我的荣幸。”

    “这是你们陵南的房间钥匙,我先领你们落脚吧。”接待的中年人从怀中掏出了一串钥匙,领着陵南众人走入了内院进行安置。樱木花道一手拿着自己的背包,另外一只手拿着田冈教练的背包,进入这个院子之后就开始东张西望的观察环境。

    “大哥,这里好破啊。”樱木花道张望了许久,才对着田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这个院落显然是新建不久的,只不过房屋的建筑风格采用的是复古风,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用的木头,而且这些木头大多数都没有上漆,因此给了花道这样的一种感觉。

    前排并排行走的接待和田冈教练显然听到了花道的话,接待的脸色微变,而田冈教练的脑门上面已经有青筋显露了。

    “宫腾先生,您别介意,我这个弟弟脑子有些不太好使,请您原谅则个~”田野轻轻拍了拍花道的脑袋,冲着前面的接待说道。

    “呵呵呵,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这个建筑风格确实不太符合年轻人的口味。”宫腾作见到被田野敲击着脑袋的樱木花道,含笑摇了摇手。

    这一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宫腾作对陵南众人的态度,他在在这陵南队员落脚之后,就独自离开了。也就在宫腾作走后不久,田冈教练的怒气爆发了。

    “花道!你这小子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啊?礼貌懂吗?”田冈教练大声呵斥着樱木花道,而被田冈教练吼的花道显然也意识到了他刚才犯了些错误,求救似的看着田野。只不过这一次田野没有为樱木花道开脱。

    花道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性格脱线倒是还能够原谅,但是不懂礼貌可不是什么好的习惯。当着主人家的面嫌弃这嫌弃那,这可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田野也希望花道能够在田冈教练的训斥之中成长。

    而田冈教练之所以会这么生气,也确确实实是吧花道当做了自己的孩子进行培养的。他在球队里面是篮球教练没有错,但是他田冈交给队员的绝对不只有简简单单的球技,还有很多球技以外的东西都是他田冈言传身教的。

    难得的,花道这一次面对田冈教练的训斥态度非常的端正,花道是一根筋没错,但是不是傻子~

    “知道错了吗?”田冈教练训斥了花道许久,见着花道态度不错,问道。

    “嗯嗯嗯,我知道了。”花道点头如捣蒜,一脸希冀的看着田冈教练。

    “知道错了就先去赔罪道歉,然后去外面的篮球场跑20圈,这是对你的惩罚。”

    “田野,你去监督,不要包庇这小子。”

    田冈教练盘腿坐在了榻榻米上面,从茶桌上面拿出一只茶杯,给自己的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教练您放心,我不会寻私的。”田野看了眼焉了的花道,笑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田野见田冈教练训斥花道心里都想要笑,那种感情不是看人笑话的感情。而是那种看着自己家人在训斥之中成长的欣慰,在田野的心里,花道已经不单单是一个陵南队员这么简单的关系了。

    樱木花道是他四宫田野愚蠢的欧豆豆啊。

    “走吧,花道。”田野领着花道走出了房门,田冈教练在队员走出门之后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他感觉自己要把樱木花道培养出来起码要短个十年的寿命。

    田野领着樱木花道当面给宫腾作道歉之后就和花道一起来到了院子里面的这个露天的篮球场。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的陵南队员拿着篮球在打3v3的半场比赛了,见到樱木花道和田野走出来,多看了几眼樱木花道。

    “看什么看,你们这些家伙!”樱木花道对一年级们可都是张牙舞爪的,见到有兄弟似乎是看自己的笑话,大声的吼道。

    “注意言行!”

    “跑吧。”

    田野一巴掌排在了花道的后背上面,让花道疼的表情都有些扭曲起来。不过在田野的催促下,花道还是迈开了双腿,开始罚跑。心里多少有一些怒气的花道全然忘记掉了他要跑20圈这一个事情,跑步的时候完全没有压制速度,似乎是要把怒气全部发泄在跑步上面。

    “花…………”

    “算了,反正累的是他自己。”

    田野本来想要提醒下花道控制速度,但是张了张嘴没有说,毕竟对花道来说,要是不给点苦头吃吃,他是不会长记性的。

    “哦~陵南的队员真有活力啊!”就在樱木花道跑到第四圈的时候,湘北高中的队员们出现在了院子的大门口,木暮公延看到了球场里面跑圈的樱木花道,推了推眼镜感叹道。

    “这么刻苦的训练,这就是陵南高中强大的秘密吗?”

    “这个红头发的小子那深不见底的体力,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吗?”

    赤木刚宪心里面还在想前几天因为训练内容和队友们闹不快的事情呢,但是在见到樱木花道之后!赤木刚宪坚定了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要想要的到足够的体力,这样的锻炼是绝对不可以少的。见到这一幕,赤木刚宪还挑衅似了看了看之前和自己唱反调的那个三年级生。

    “湘北的人来了?”跑圈的花道全然没有感觉,但是陵南的众人,都将自己的目光汇聚到了湘北的队员们身上了。如今的湘北高中,说是他们陵南在县内最强的对手都不为过了。

    “三井,之后的几周,我们可要好好相处啊。”田野走到了湘北队伍的前列,向着三井寿伸出了手。

    “我想我们会的,不过我们湘北绝对不会输给你们的。”三井寿握住了田野的手,目光却是看向了樱木,他以为樱木花道这么告诉的跑圈是为了给他们显示一下陵南的训练有多么刻苦,三井寿把这当成下马威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