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落雁坡


本站公告

    一日前他是蜀汉前将军,北伐副都督,都江侯。

    现在,他只是一名为了堵住悠悠之口,回家避风头的逃兵。

    “将军,你看,我知你喜欢饮酒,特意为你带了几坛,路上也好解忧。”

    曹军回头一看,见身后的亲兵在马匹两侧,各自搁了一坛酒,正在向他邀功。

    “甚好!”

    “拿酒来!”

    曹军这次没有推脱,直接接过酒坛,拍开泥封,痛饮起来。

    心中委实有些憋屈。

    打了大胜仗还被人解除兵权。

    也就只有他一人了吧?

    一行人走走停停。

    三天后,来到了剑阁小道前的一处山谷前。

    曹军骑在马上,喝了半天酒,稍微有些酒意,被山风一吹,又醒了。

    他半醉半醒的向前望了望,只觉得此处甚为惊险,带兵打仗的本能嗅觉起了作用,茫然问道:“这是何处地界?若是魏军在此埋伏一队人马,我们怕是要全军覆没。”

    身边的亲兵却是半点都不紧张,反而笑道:“将军,此地已近剑阁小道,名叫落雁坡,距离前线尚有几百里路,哪来的敌军埋伏?”

    曹军晃了晃脑袋,一想也是。

    只得打了个酒嗝,掩饰面上的尴尬。

    又向前走了半里地,两边的山势渐渐险峻起来,坡上灌木丛生,越看越是埋伏的好去处。

    “停!”

    曹军鬼使神差的喊出一句。

    身边亲兵又要打趣,哪知头上突然射过来一支箭,瞬间就将他射落下马。

    这次不等曹军招呼,所有的亲兵迅速反应起来。

    “敌袭……保护将军。”

    他们掏出挂在马匹一侧的盾牌,团团将曹军护在中间。

    盾牌外不断响起咚咚咚的声音。

    那箭雨射了一阵,见没有造成多少伤害,后来渐渐停了。

    曹军被护在盾牌中间,脑中反而十分清醒。

    他晃了晃脑袋,向身边亲兵说道:“约莫有1000敌军左右。”

    “将军,现在要如何?”

    亲兵却不似曹军这般胆大,问得犹犹豫豫胆战心惊。

    若是只有1000敌军,直接杀过去便可。

    只是……此地已近汉中,哪来的敌军?

    曹军手持铁枪,让人稍稍撤了身前盾牌,冷着眼向前望去。

    只见不远处的斜坡上,密密麻麻站满了敌军,正是刚才拿箭雨射他们的人。

    只是这些敌军穿的却是蜀军的服饰。

    曹军微微愣了愣,心中说不出的窝火。

    莫非对面的人把他们当成魏军不成?

    他骑着马向前迈了两步,扯着嗓子吼道:“你们是哪里的兵马?领军将领是谁,速速一见,都是蜀军,为何厮杀?”

    身边一亲兵也跟着喊道:“这是我们前将军曹君,大胆狗贼,瞎了眼不成?”

    两人的话刚落,那斜坡上响起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嘲讽声。

    “前将军?我看是一群逃兵吧?”

    “分明是魏军派来截粮的……哪来的自己人?”

    拿着弓箭的敌军也散开了一条道,后面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曹军的老冤家,镇北将军魏延。

    他冷着眼,杀气腾腾的看向曹军,“曹文武,你不在前线杀敌,为何出现在此?”

    “对了,听说你如今被丞相下了兵权,成了一光杆司令,我奉丞相之命,在后方督军,既是逃兵,就归我管,还不快放下兵器,速速投降。”

    曹军看到魏延身影后,脑中迅速清醒过来。

    至于对方口中的在后方督军,抓逃兵什么的,都是扯淡。

    公报私仇,落井下石更为贴切一些。

    曹军冷着眼问道:“魏延,你当真要与我为难?速速收手,我可不追究。”

    魏延被曹军的嚣张话语气得一下子跳起脚来。

    “我呸!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你只有200亲兵,我有1000多人,难道还拿不下你?”

    “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休要多说。”

    魏延话刚落,又是一阵箭雨射了过来。

    曹军用铁枪打落箭矢,灰溜溜的又缩回盾牌内。

    “将军,那魏延莫非要造反不成?现在怎么办?”

    “你们先护住自己,等对方攻势稍弱,我先冲过去。”

    如今魏延一方兵多,又占据了斜坡上的有利地势,自然不会与曹军一方近战搏杀,而是想借助弓箭先消耗曹军一方。

    接下来,两方人马不再言语。

    一方在高处,用弓箭不断射杀,一方在低处,聚在一起用盾牌防守。

    200名亲兵,都是老兵,在最初被弓箭手射杀了10来人后,后面很少再有伤亡。

    曹军聚在盾牌中,他拿过最后一坛酒,一边饮,一边计算着魏延一方弓箭手的攻击时间。

    远攻中,弓箭手有着天然的距离优势。

    但持续拉弓放箭,对臂力的消耗很大。

    一般一名弓箭手,一次只能放箭30轮,稍后便要轮换。

    魏延说他有1000亲兵,其中善使弓箭的最多不过400人,若是200人一队,轮流放箭的话,应该能放60轮。

    曹军借着盾牌上传来的咚咚声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一刻钟后,身边的亲兵还在卖力防守,曹军的气势已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转变。

    “落雁坡……落雁坡……不正是魏延的葬身之地吗?”

    “今日正好借此机会,取了魏延狗头,也算在离开前,为蜀军做了最后一件好事。”

    又过了一会,曹军感觉到弓箭手的攻击频率陡降,感觉到时机来临。

    他一把摔碎了酒坛,从盾牌阵中拍马杀出。

    喝……

    曹军先用铁枪打落了几支箭矢,随后左右一掏,摸出两柄投枪来。

    山坡上的一方,见弓箭手造不成多少伤亡,也改变了攻势。

    一百多名骑兵率先排了出来,妄想借助地势,从高而下,一举冲破曹军方的阵容。

    曹军却是一点也不虚。

    纵有千军万马,枪在手,有何惧?

    他大声笑道:“哈哈哈……你们在后方稳住阵型,且看我如何杀敌?”

    曹军已渐渐沉浸在酒意中,一股滔天的豪情从胸口冲了出来。

    “将军,还请小心,我们随后便来。”

    这些亲兵,也算是街亭一战后的老兵,自然清楚曹军喝酒后的战斗力。

    是故一点也不慌张。

    那徐晃几千精兵,也冲不破他们的阵容,何况魏延的1000亲兵?

    今日,正要为我们曹将军正名,为我们百战老兵正名。

    杀啊……

    斜坡上的骑兵准备完毕,已开始冲了起来。

    随着马速的加快,100名骑兵分成几排,自有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

    曹军紧了紧铁枪,反而觉得他们来的太慢。

    他已等不急

    嘚嘚嘚……曹军一打马尾,开始反冲锋。

    顿时,现场呈现出一股诡异的情景。

    山坡上一方人多势众,100多名骑兵自上而下,气势汹汹。

    曹军一方单人单骑,气势也不弱,由下而上反向冲锋。

    他身后的亲兵却半点不慌,自顾自的留在后方结阵,默默的等待着骑兵带来的第一波冲击。

    山坡上,魏延早已全身披挂。

    他手持一柄大刀,却是第一次见到曹军在战场上疯狂的模样。

    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人莫非疯了不成?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