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何湖身死


本站公告

    随着雪白亵衣,化为灰烬烟消云散。



    邢台上跪着的二人,虽无法动弹,可以看的出,柳钰脸上泛起悲哀的神情,原本如玉的脸色硬生生憋成紫色,此时,她拼命反抗,身躯不断地颤抖,却奈何不得身上的禁制,可以想象出,此时的她,内心有多痛苦,一个女子赤身裸体,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这一生的清白就这样毁了。



    旁边何湖的反应却比柳钰来得更为猛烈,他嘴角不停的溢出鲜血,整个人剧烈抖动,看来似乎差一点便能冲破身上的禁制,他双目圆瞪,嘴角撑开,想怒吼却发现并无声音,他知道柳钰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那种痛并非来自肉体上的痛,而是来自心灵深处。



    一声嘲讽的淫笑打破了此时的死寂。



    “真是美妙啊。你这小娘子,我要了!”闵震舔了舔嘴边。



    “至于这男的,还给你!”闵震指着林宸本说道。



    原本欲强行破除禁制的何湖,一听要将他送回去,便停了下来,其实他先前经脉逆行,强行破除禁制,即便成功,其身体的经脉也会出现不可逆的破损。



    林宸本几次按耐不住自己的冲动,想出手救人,但无论怎样,此局,都是必输,自己输不重要,重要的是若非一击得手,她们二人必定命丧此地,此番闵震贪恋美色,这小命暂时算是保住了,他若将何湖送回来,那便没有后顾之忧,便可放手一搏。



    闵震单手一抬,何湖缓缓离地而起,却依旧保持着跪伏的姿势。



    何湖眼中闪过一丝侥幸,更多的却是报仇雪恨的欲望,他早已想好,只要解开身上的禁止,无论生死,为了师妹,定要和闵震拼个你死我活。



    林宸本也做好准备,避免闵震又耍什么花样。



    闵震掌心向上,缓缓托起,灵力包裹的掌心散发一股凌厉的杀气,随后单掌打向何湖。



    何湖感受到来自背后的杀气,眼中涌出无尽的愤怒,忽然,他整个身躯剧烈抖动,连喷数口鲜血。



    啊!!



    随着他一声不甘的怒吼,四肢尽数展开,身上那种无形的枷锁终于破碎。



    背后近在迟尺的掌力,何湖没有逃跑,这一掌离得太近,他自知躲不过,转过身时,他的身躯瞬间膨胀,朝着闵震爆射。



    闵震抬手的那瞬,先前林宸本一直沉默不语,实则在积累暗属性灵力,此时,见到闵震出手,便猜到他的目的,他这是要将何湖斩杀于他眼前,情急之下,只能提前将大暗黑手一并打出,将何湖先救下来,至于柳钰再另想他法。



    可此时看到何湖不仅未退,反而逼近闵震,林宸本急的大喝一声:“何湖,快回来!”



    话未落音,何湖的身躯已经鼓胀到一个恐怖的程度。



    “不要啊!”这一看便知,是要自爆,林宸本绝望的吼道。



    “谢谢你,林师兄!”从膨胀的躯体前传来一声永生难忘的声音。



    闵震极速后撤,自己修为再强,也不至于蠢到与自爆去硬碰硬。



    但没想到眼前之人,在临死前似乎连自己体内的血液也被燃烧,扑上来的速度胜过先前不知多少倍。



    不得已,千钧一发之际,只能撑起一张火焰盾牌,挡在身前。



    轰隆隆!!



    “柳师妹,我...喜...欢...”



    这句话并未说完,声音断断续续的回荡在半空。



    林宸本打向闵震的暗黑手被他躲了过去,但在闵震后退的同时,倒是将柳钰救了下来。



    爆炸过后。



    柳钰的禁制已被解除,林宸本为他披上一件自己所穿的长袍,紧紧盯着爆炸的中心点。



    “林师兄,你一定要为...何...湖报仇!”柳钰跪在地上,情绪激动,哭的梨花带雨。



    “师兄答应你,你先入灵兽储物袋中。”



    林宸本毫不犹豫的将手中三千上品灵石换来的迷幻珠打出,运用掌劲将迷幻粉末吹往火光中心,同时再次拿出一个灵兽袋将柳钰收入其内。



    对手太过强大,且心狠手辣,毫无规矩可言,眼下当然是走为上策,报仇是必须的,但并非现在。



    林宸本转身朝城门东掠去。



    “想逃!问过小爷没!”一道遍体通红的身影,衣物皆无,从火光中一跃而出,其身上裹着的火焰气浪将爆炸产生的火焰气浪尽数推开。



    林宸本并未理会,再次利用踏雪无痕,风驰电掣而去。



    但,闵震速度更快,仅仅数息便再次追了上来。



    “哈哈,今日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得死!”闵震兴奋不已的在后面叫嚣,一道道火焰拳影频频打出。



    至此,日月堡中再度发生大乱,不知多少房屋在火焰中灰飞烟灭,又有多少无辜之人死于非命。



    好在林宸本有冰灵石回复灵力,每一次闵震靠近之时,使出剑随影动,再次拉开距离。



    半个时辰后。



    离城东越来越近,只要出得城去,便能暂时脱险,任他闵震在这日月堡内如何位高权重,一旦出了此城,又有多少人想将其除之而后快。



    此时,闵震再一次靠近。



    当他再次将火拳化影抨出时,不知从何处突兀间飞来三颗漆黑的灵针,灵针细如毛发,从其飞行的速度来看,比闵震疾掠的速度快上一倍有余。



    闵震一心只想将林宸本置之死地,一时不察,三根灵针穿透火焰甲,打入体内。



    三根灵针携带剧毒,一旦在体内化为无形,便无药可救,随着灵针在闵震体内慢慢消失,闵震嘴角乌黑,一声闷哼,从屋顶滚落下去,生死不知。



    感受到背后闵震的气息越来越远,林宸本好奇的回过头瞥了一眼,却发现闵震从屋顶上滚落下去的画面。



    “何人助我?”心中立即生出这样的疑问。



    不管何人相助,眼下倒是遁走的最佳时期,林宸本再次使出剑随影动,很快便消失在此。



    .....



    日月堡堡主府中。



    “何人胆敢伤我震儿,纳命来!”一声震天吼,响彻云霄,方圆数十里内,都能听到这一声怒吼。



    随即闵无极从大殿宝座上消失。



    日月堡城内。



    “这几日来,城中到底发生何事?现在连城主都被惊动了,这是有大事发生啊。”



    “谁说不是呢,要不,我们还是出城去避避风头吧,免得被无故波及!”



    日月堡,近日来的风吹草动,打破了往日平衡,一场大的暴风雨正酝酿着。



    “哈哈,好,好好!真是天助我也,闵无极每一次动怒、运功,都能加快他中招的速度,我们送去的噬魂珠想来不用多久,便能让他彻底迷失自己。”一男子坐在宝座之上,听到此消息,兴奋的站立起来。此人正是闵无极的亲兄弟闵宇寰。



    “恭喜主上!如此,日月堡不费吹灰之力,唾手可得。”旁边一位看上去能被风吹倒的瘦弱老头,阴翳着眼神笑着祝贺。



    “去打听下,是何人在助本王!”



    “主上,您说会不会是‘红月阁’所为!”



    “红月阁从来不做亏本买卖,此事费力不讨好,说不定还会因此将她们暴露,定然不会是她们,你下去吧!”



    “遵命,主上!”



    城东附近。



    一道身影出现在日月堡上空。



    当那道身影视线锁定在地上的闵震之时,身影凭空消失。



    轰!



    闵震周边,地面突然塌陷,形成一个圆形的火山口一般,等得尘埃落定,一人,身披金甲,头戴玉冠,一杆蟠龙金枪在手,四周之人哪怕只是瞥上一眼,便能生出卑微,不寒而栗的感觉,眼前之人,有一种天生的霸者气息,长枪霸气吞山河,威武雄壮天地寒。



    此人踏着钢铁般的步伐,走向闵震。



    他单手将闵震的头扶了起来,眼中哪还有那种不可匹敌的霸气,而是低哑着声音,迫切问道:“震儿,可还好?”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