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先机堂


本站公告

    闵无极扶着闵震的头,为他灌输灵力,“震儿,可还好?”



    地上躺着的闵震毫无反应。



    “震儿,醒醒!”



    渐渐,闵震的脸色变成乌紫色,闵无极察觉到不对,将闵震的胸口扒开,闵震整个身躯如面色一般,经脉血脉皆被侵蚀。



    “好诡异的毒,竟然连本王也不知何毒。”闵无极抬手一挥,涅槃境境界显露出来,强横的灵压使得数里内围观之人无法靠近,纷纷行下跪之礼。



    他掌心凝出一颗火焰心,正是此心散发着煌煌灵压,此心便是涅槃之心。



    何为涅槃之心,修行者在五幻境幻化数量达到五个部位以上,便可冲击涅槃境,涅槃:顾名思义,涅槃重生,只有凝出涅槃之心,才算真正的浴火重生,踏入涅槃境。



    想要凝出涅槃之心,没有统一的方法,可以是心境的重生,也可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又或是不断吸收灵兽精华强化己身,当然,方法固然诸多,但,万变不离其宗,归根到底,想要凝出涅槃之心,除了自身的强大,内心也须坚不可摧,故,整个流云大陆有多少天之骄子死在冲击涅槃境的境劫当中。



    涅槃境强者,只要涅槃之心不灭,理论上便可达到无限重生。



    此时,闵无极将涅槃之心凝在掌心,再通过涅槃心将一道道灵力打入闵震体内。从感应到闵震出现状况到此时,只不过短短不到半刻钟,而他体内的毒却蔓延至全身,连涅槃心的涅槃之火都无法将其驱散。



    闵无极冰冷的眼神,望向林宸本逃走的方向,又看向射出飞针的某个角落,双手一握,遗落在某处空间的气息,被一股灵力包裹,飞回闵无极掌心。



    最终,闵无极只能通过涅槃之火将闵震体内的毒暂时控制住,带着闵震消失在此处。



    某处角落。



    一个黑色的阴影从角落中显露出来,嘴角泛起狡黠的笑容,“哼,此毒无解。”随后再次消失。



    日月堡城主府内。



    闵震躺在玉床之上,嘴唇越发漆黑,周边围着诸多焦头烂额的名医,个个对此毒束手无策。



    “三日之内,若你们还想不出解毒之法,要你们何用!”闵无极坐立不安,一番话令殿内所有医师冷汗直冒,惶恐不安。



    这时,一道身影从外面飞驰而来,直入殿内,正是闵无极的次子,闵晟。



    闵晟从小体质较差,几乎是抱着药罐子长大,在闵晟十二岁那年,便有高人指出,闵晟体质阴寒,五形缺火,而闵家一直以来便是以火属性功法闻名天下,故此无法修行闵家功法,纵使强行修行,也只是弊大于利。



    闵震却刚好相反,从小便与火亲和,更是在十岁那年,凝出火属性气海,这可让闵无极高兴得大摆酒宴,宴请了无数名门贵族,并当众宣称,以后闵无极便是日月堡将来的主人,从此,闵无极将所有修炼资源几乎全给了闵震,而无法修行火属性功法的闵晟,改成修炼阴寒属性的功法,但闵晟从小倒是懂事,从未与大哥争论过任何东西,虽不受父亲重视,也从未有过怨言,这也让闵无极放了心,不曾指望闵晟以后能出人头地,只要他一世平平安安便好。



    闵晟站在床榻边,望着闵震发黑的身体,愁眉紧锁,愤怒的说道:“父亲,这是何人害得大哥如此模样,我定要那人付出代价。”



    “行了,晟儿,你有这份心就不错了,报仇的事情还是交给为父,为父就你们二个儿子,现在你大哥出了事,为父只希望你们都能平安,你下去吧。”



    “父亲,你不让我去,我答应您,大哥这是中毒的迹象,从小晟儿也略懂医术,毒术与医术同理,我回去好好查查大哥所中何毒,希望能为父亲分忧。”



    闵晟此举,让闵无极觉得他们兄弟二人感情还是不错。



    “来人!”



    “城主,乌将在此!”此人声如洪钟,个头比闵无极足足壮上一倍有余,肩膀生有一对羽翅,眼睛大如铜铃,整个身躯有如铜墙铁壁一般,浑身泛着黑色金属光泽,在整个流云大陆上也算是能排前十的炼体士,境界达到幻体一重,若是与涅槃境一层的强者比拼,只强不弱。



    闵无极掌心浮出二团光球,刚欲吩咐乌将去‘先机堂’彻查光团的气息,看看是否能查出到底何人所为,但突然想到某事,又临时改变主意,此事还得自己亲自前往,故而道:“谋害震儿的贼子往城东而去,你去东城门严加查探一番,有任何异常随时汇报!”



    “是,城主大人!伴着巨大脚步声,乌将出了殿门,巨大的双翅伸展开来,消失此处。



    先机堂是日月堡的耳目,搜罗整个流云大陆的各种情报信息,从而能提前预防各种事件的发生,先机堂堂内分为数派,有负责刺杀的派系,有监听派系,感知预测派等等,在日月堡的地位举足轻重。



    但最近异事频生,闵无极岂会不知,整个先机堂又隐藏着多少敌人,这些奸细又有多少人已渗入先机堂的高层,否则凭先机堂的能力,断然不会让这群宵小在眼皮底下闹事。



    所以为了避免此事出错,只能自己亲自让堂主查探,否则就算查到事情真相,传到他耳中,却又是另一回事。



    先机堂毗邻城主府而建,在城北西侧。



    闵无极并未花多长时间,便来到先机堂。



    县级堂堂主,唐千谋人称千谋居士,为人处事,老奸巨猾,算无遗漏。



    此时,唐堂主捧着二团光球,捋着发白的胡须,神色凝重的说道:“城主大人,此气息唐某倒是能从中得知一二,只是又得损失在下数月寿命,在下寿命已无多时,只怕...!”



    “得,你尽管去办,本王那里还有一枚添寿三年的‘续命丹’,这可是南海洛国进贡的续命丹药,仅此一颗,本王都没舍得服用,这倒便宜了你个老小子。”



    唐千谋忽然哈哈一笑,朝着闵无极鞠了一躬,道:“那就让城主破费了,大人也知老夫什么都不缺,唯独这寿命...唉。”



    “好了,此事不能缓,你先办事!丹药一会我差人给你送来!”



    唐千谋不再打着哈哈,飞身立于一座八卦阵中,掐诀施法,随着一道道流光打出,没入八个方位,最后将二团气息光球悬在头顶之上,随着法阵的运行,阵法中的光芒越盛,最终,悬浮头顶的二团光球投下一片片虚影,没入唐千谋脑中。



    半刻钟后。



    唐千某睁开双眼,面上带着些许得意的笑容。



    “我知唐老定有所获,快快说来!”闵无极迫不及待的上前问道。



    “唐某不负大人所托,以气息为引,寿命为契机,终于查探到有用的信息,唐某这就将画面传于您!”



    唐千谋双指点在头侧,旋转一圈,随着指向闵无极,一道道光影瞬间飞向闵无极。



    闵无极脑海中出现这样的一幕。



    闵震正疯狂的追杀一位衣衫褴褛之人,其背影应是年轻男子,从其使用的功法来看,此人一身剑术倒是神出鬼没,每当闵震就欲追上之时,此人便能瞬间拉开距离。当闵震最后一次出招之时,三枚飞针从一处角激射而来,正中闵震,此人身披黑色斗篷,看不清容貌,但身形隐隐有一种熟悉之感。



    画面也到此结束。



    “有了画面,想要查出他们来,便不算难,此次有劳唐长老。”闵无极抱了抱拳,对唐千谋还是相当客气。



    “哪里哪里,能为城主大人办事,本就是天经地义,也是唐某人的荣幸!”



    “既如此,叨扰了,告辞!”



    闵无极纵身一跃,出了先机堂,此事只需回到城主府,利用日月堡大阵,便能锁定同样身形之人,纵使在百万人中寻找同样身形的人不易,但至少有了头绪,查起来只是时间问题,派乌将前去城东,便是让他关闭城门,以防对方逃出城去。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