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不想奋斗了(1更)


本站公告

    这天,姜云衢下衙后没急着走,打听准了邹衡还没出来,他便一直站在翰林院大门外等着。



    邹衡出来时,一眼看到他,“姜兄是在等我?”



    姜云衢莞尔道:“今儿碰到几处不懂的地方,想来请教请教你。”



    邹衡道:“请教谈不上,姜兄客气了,你有什么问题只管问,我若能帮到你,一定不会藏着掖着。”



    姜云衢点点头,与他一并朝前走着,问了几个自己一早准备好的问题。



    邹衡稍加思索后,很快便一一作答了。



    姜云衢由衷感叹,“邹兄思路清晰,见解独到,果然不愧状元之名。”



    “姜兄过誉。”邹衡拱了拱手。



    姜云衢眼眸微闪,“自那天和丰楼一聚之后,也没见令妹来我们家找柔娘,想来定是家中有嫂嫂陪伴解闷儿,改天我让柔娘去找邹姑娘,她就喜欢热闹。”



    邹衡闻言,有些尴尬,“想来姜大人没跟你说过,我至今尚未成家。”



    “啊?”姜云衢故作惊讶,“那是我冒昧了。”



    “无妨。”



    姜云衢说:“看邹兄的年纪,应该与我差不了多少,我没成家,是因为生母正月里刚去世,要守孝,你又是为何?”



    邹衡应道:“最近婶婶倒是张罗着想给我议亲,但一直没碰上合适的。”



    姜云衢了然,“是邹兄要求太高了吧?”



    邹衡但笑不语。



    他连自己有什么要求都说不上来。



    从金榜题名到现在,上邹家门槛说媒的冰人已经排成队,介绍的那些姑娘,有家世高的,有才貌双全的,也有家世一般想来碰碰运气的,他连人都没见,统统给拒绝了。



    “还是说,邹兄早有了意中人,旁人再入不得眼?”姜云衢又问。



    邹衡眼皮猛跳了两下,压下心头莫名的慌乱,摇摇头,“成亲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



    姜柔这两天茶饭不思,没事儿就坐在庭院里,眼巴巴瞅着大门方向,盼着姜云衢下衙,然后向他打听邹衡的消息。



    今儿也不例外。



    姜柔搬了张鼓腿圆凳坐在西厢房外的石阶旁,手中做着针线活儿,时不时地抬头望向大门。



    不知望了多少回,才终于把姜云衢给望回来。



    “大哥!”



    撂下手里的活儿,姜柔起身迎了上去,满面期待,“怎么样,今儿碰到邹公子了吗?”



    姜云衢点头,“碰到了。”



    姜柔眼神一亮,“真的?你都跟他说什么了?”



    “请教了几个学术上的问题。”姜云衢回答得漫不经心。



    姜柔一听,小脸马上耷拉下来,“啊?这么好的机会,你就问这个呀?”



    “那不然呢?”



    “我还以为,你会帮我问一问……”后面半句,姜柔说不出来,只绞着手指,有些无措地站在那儿。



    姜云衢叹口气,实话说:“问了,但结果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样。”



    姜柔咬咬唇,不一样她也要听,“邹公子都跟你说什么了?”



    “我问他,高中状元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议亲,是不是心里有人,他的反应很微妙,但凭我的经验,八九不离十了。”



    “心里有人了?”姜柔有些受伤,“怎么会这样呢?”



    “有人就有人呗。”姜云衢不以为意,“请姑妈帮你寻摸,总有适合给你做夫婿的。”



    “那不一样!”姜柔大声道:“邹衡是新科状元!”



    “新科状元怎么了?”姜云衢皱眉,“不是新科状元就没法儿跟你过下去了?”



    “反正我不管,你去找姑妈,让她帮帮我!”姜柔抹着泪,一副非邹衡不嫁的模样。



    姜云衢无语,“你真是没救了。”



    ——



    隔天,姜柔自己找去了河东巷。



    邹衡还在翰林院,家里只邹缨一人,她正坐在小院里纳鞋底。



    邹衡高中以后,便不让她去抛头露面摆摊赚钱了。



    听到敲门声,邹缨起身走到门后,透过门缝往外看了看,见外头是位姑娘,这才肯开门。



    “柔姐姐?”看清楚来人的面貌,邹缨惊讶过后,笑着拉过她的手,“快来,里边儿坐。”



    姜柔被对方的热情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邹缨顺便把石桌上的针线篓子收进屋里,请姜柔在小榻上坐。



    姜柔四下扫了一眼,问:“家里只缨妹妹一个人吗?”



    “嗯。”邹缨说:“大哥去了翰林院,得傍晚才能回来,我正愁没人说话解闷儿呢,可巧你就来了。”



    话完,又问姜柔吃过饭没。



    姜柔点头说吃过了。



    邹缨去厨房里给她拿了些自己做的糖霜柿饼来,“柔姐姐,吃这个。”



    姜柔刚想说不用,就听邹缨道:“我大哥可喜欢吃这个了,每年我都得做一罐放着。”



    姜柔闻言,笑着拿起一个咬了一口,直夸邹缨手艺好。



    “我哪有什么手艺,都是爹娘不在了,迫不得已,瞎学的。”邹缨说着,又从针线篓子里拿出自己早前刚收针的香囊,递给姜柔,“这也是我自己做的,柔姐姐要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姜柔接过香囊看了看,上面绣了漂亮的团花,绣功很精湛,比她做的不知好了多少倍。



    “真好看。”姜柔道。



    “你喜欢就好。”邹缨笑着。



    姜柔看着邹缨,心思微动,“听说邹公子高中以后,不少人家请了冰人上门来说媒,我还以为今儿过来,你们家会很热闹呢!”



    邹缨道:“我们兄妹自幼父母双亡,如今长大了,大哥有他自己的想法,亲事什么的,我这当妹妹的管不着,婶婶也只是负责帮他把把关,旁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



    上次在和丰楼吃饭,邹缨就装傻,今儿又来。



    姜柔有些气不过,索性不再跟她绕弯子了,直接问,“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啊?”邹缨面露讶异,“柔姐姐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姜柔面上赧然,低下头揪着衣角,“我只是、我只是觉得邹公子人挺好的。”



    挺好的,问题他也不开花啊!



    邹缨心中发愁。



    “缨妹妹,你实话跟我说,邹公子是不是心里有人?”姜柔今儿本只打算来探探底,先跟邹缨混熟再说。



    可一想到想要邹衡做女婿的人家那么多,她要是再扭扭捏捏,没准明儿状元郎就被谁家给钓走了,索性一股脑把想说的全说了出来。



    “柔姐姐要这么问的话,我还真不知道。”邹缨叹气:“大哥从来不跟我说这些。”



    什么都没问到,姜柔心下有些失望。



    回家后没多久,天上下起了雨。



    趴在小榻上蔫嗒嗒的姜柔一下子精神起来,她找来油纸伞,撑开后朝着翰林院而去。



    邹衡下衙时,雨还没停。



    他早上出门时瞧着不像要变天的样子,没带伞,这会儿只能在翰林院大门外的房檐下避雨。



    “邹公子。”



    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轻唤。



    邹衡回头,就见身着鹅黄色袄裙的姑娘撑着伞缓缓而来,姣好的面上,微微漫开一抹浅笑。



    待走近,邹衡便认了出来,对方正是姜云衢的妹妹柔娘。



    “姜姑娘。”邹衡作揖,同他打招呼,“你是来等令兄的吧?”



    姜柔当然不可能告诉他,她是来等他的,只笑着点点头,跟着又把散递给他,“雨很大,邹公子还是用这个吧,否则到家该淋湿了。”



    “不。”邹衡没接,“姑娘自己留着吧,我等会儿就行,等雨停了再走。”



    姜柔道:“我表哥请吃饭,待会儿会有马车来接,用不到伞,你带走吧,改天我去找缨妹妹的时候,自己取回来便是。”



    “那就多谢姑娘了。”邹衡接过油纸伞,道别之后很快消失在雨幕里。



    姜柔一直望着邹衡的背影,直到旁边传来一声,“看什么呢?”



    “大哥。”姜柔回头,见是姜云衢。



    “下这么大雨,你怎么过来了?”姜云衢蹙眉望着她,“还没带伞。”



    “我的伞给邹公子了。”提起那人,姜柔眉眼间全是笑意。



    姜云衢愣了一愣,“他问你借伞?”



    姜柔撇撇嘴,“我的伞又没毒,他为什么不能借?”



    姜云衢了解邹衡,那是个克己复礼的人,绝不会如此唐突主动问姑娘家借伞,只怕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猫腻。



    没往深了想,姜云衢很快收回思绪,“看样子,我们俩得等到雨停才能走了。”



    “等就等,反正他办公的地方,我乐意多待会儿。”姜柔得意道。



    姜云衢忍不住劝她,“柔娘,你最好是搞清楚,到底是想嫁给状元郎,还是想嫁给邹衡。”



    “状元郎是邹衡,邹衡就是状元郎,这两者有什么分别吗?”姜柔反问。



    “区别大了去了。”姜云衢认真道:“嫁给状元郎,意味着换个人中了状元,你要嫁的便是另外一个人,若想嫁给邹衡,那么不管他是不是状元郎,你都会嫁。”



    姜柔冷笑,“大哥自己不就是奔着礼部尚书府的权势去的?怎么好意思说我?”



    姜云衢没办法跟他们解释自己非要跟刘家结亲的原因,“反正我言尽于此,你能听进去最好,听不进去,将来不管发生什么,变成什么样,都怨不得旁人。”



    这话激怒了姜柔,“大哥不就是见不得我好么?我的婚事,自有爹会做主,用不着你插手!”



    ……



    雨停后,兄妹俩一前一后回了家,路上谁也没搭理谁。



    晚饭上桌时,姜柔主动跟姜明山告状,“爹,大哥跟刘家的婚事是不是板上钉钉了?”



    “刘家那头已经回了信,说成了,怎么了?”姜明山问。



    姜柔瞅了姜云衢一眼,“大哥自己攀上一门好亲事,就站着说话不腰疼,见不得妹妹好了。”



    “真有这事儿?”姜明山狐疑地朝姜云衢看来。



    姜云衢如实道:“还不就是上次表哥请吃饭的事儿,他把新科状元介绍给我,让我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去问,谁成想……”



    话音未落,视线落在姜柔身上。



    姜明山大概听明白了。



    今年的新科状元是个十来岁的少年,据说不仅年轻,长得还一表人才,皇榜一出,直接成了百家争抢的乘龙快婿。



    “柔娘这是看上状元郎了?”姜明山笑问。



    姜柔轻哼一声,“那状元郎分明就还没娶亲,可大哥死活不同意,还指桑骂槐地说我看中的是人家的状元名头,不是那个人,呵呵,他自己还奔着刘三姑娘的后台去了呢,五十步笑百步,怎么个意思?”



    姜明山也觉得儿子这么做有些过了,“大郎,既然那状元郎还没娶亲,你跟他又认识,还在一个衙门里办公,想法子撮合撮合怎么了?有个新科状元给你当妹婿,脸上不有光吗?”



    “若是人家对她有意,我当然没话说。”姜云衢平静道:“可惜,那位状元郎心有所属,人家连首辅千金都拒了,能看上咱们家柔娘?”



    “首辅千金都拒了啊?”姜明山被震撼道:“那他的意中人得是皇亲国戚了吧?”



    “是谁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会是柔娘,柔娘你就别费精神了,姑娘家家的,矜持点儿不好吗?”



    姜柔被气得脸色涨红,将筷子往桌上一摔,“姜云衢!是不是非得要我去嫁个乞丐你才高兴?”



    “姑妈已经在张罗了。”姜云衢不想跟她吵,心平气和道:“除了乞丐,有的是夫婿给你选,好歹也是新科进士的妹妹,你就这么担心自己嫁不出去?”



    “爹!”姜柔说不过他,眼泪掉下来,“大哥欺人太甚,这事儿您必须得给我做主!”



    “那状元郎不挺好的吗?”老温氏趁机插了句嘴,“一边儿是礼部尚书,一边儿是新科状元,要都成了,往后咱家可就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我觉着这事儿能合计。”



    “反正我该说的已经说了。”姜云衢搁下碗筷站起身,“你们要觉得新科状元好,非要把他俩撮合到一块儿,那我无话可说,以后出了岔子,别来找我就成。”



    姜云衢走后,姜明山看了看还在抹泪的姜柔,“那状元郎当真还没娶亲?”



    姜柔点点头,“真的,我都去过他们家了。”



    “哎呀你说你!”姜明山微恼,“姑娘家家的,怎么能随随便便上外男家去,这事儿要传出去,多难听啊!”



    “我又不是去找他。”姜柔道:“我是去找他妹妹。”



    “那也不成!”姜明山明令禁止,“往后不准再去,没得让他以为,你真是嫁不出去了,上赶着成天往人家里跑,这事儿,让你姑妈去办,她给你想办法。”



    ——



    刘婉姝休养了一段日子,脸上的擦伤和脚踝上的伤已经痊愈,刘夫人再一次张罗着带儿女回祖籍。



    有了上次的凶险变故,此次刘骞多加派了二十来个护卫,除此之外,还有肖彻让姜旭花钱请来的打手在暗中保护。



    肖彻的行动是机密,他信不过手底下的任何人,包括元竺元奎,因此没用自己人。



    刘夫人娘几个离京这天,姜云衢还去城门口送了送,回来时碰上姜旭,俩人上茶楼坐了坐。



    姜旭问他,“你们俩的亲事,成了?”



    姜云衢点点头,“刘尚书已经同意了,让女儿嫁入姜家。”



    姜旭问他,“礼部尚书官大,还是内阁首辅官大?”



    姜云衢没反应过来,“表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先回答我。”



    “那自然是内阁首辅了。”姜云衢道:“表哥有话就直说吧,不必跟我兜圈子。”



    姜云衢点点头,“这么着吧,我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



    “嗯,你不就奔着刘骞官儿大吗?这么喜欢攀附权贵,我想法子撮合你和首辅家的千金,让首辅给你当老丈人,你放过刘家娇娇,成不成?”



    姜云衢听笑了,“为什么?”



    姜旭原本想了好几个理由,临了又觉得都不合适,憋半天,憋出一句,“因为我喜欢她。”



    果然还是肖彻给的法子最有说服力。



    姜云衢直接一口茶水喷出来,“你开什么玩笑?”



    “讲真的。”姜旭说:“我这么多年没娶亲,就是在等她长大,谁成想你小子捷足先登,把我的人给钓走了,瞅瞅你这事儿办的,不就想要个强硬的靠山吗?难道严首辅还比不得一个礼部尚书?”



    姜云衢擦了擦嘴,“这么说,表哥是非刘三姑娘不娶了?”



    “正是。”



    “那很不巧。”姜云衢说:“我也是。”



    姜旭头疼地揉揉脑袋,“你到底图什么啊?”



    “我有自知之明,能攀上礼部尚书就不错了,不敢高攀首辅大人。”姜云衢一副谦卑的姿态。



    姜旭眉头皱起,“一步都不肯让?”



    “压根儿也没有谈判的余地。”姜云衢说:“你不懂我。”



    “我是不懂。”姜旭沉怒道:“刚入京那会儿你就已经知道刘婉姝是礼部尚书家的千金,后来还撂下狠话,说绝对不会娶那样的,甚至连官家小姐都不要了,怎么一入翰林院,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弯?”



    姜云衢认真道:“当我听说混到礼部尚书那个位置至少得三十四年,甚至都不一定能到的时候,我突然就不想奋斗了。”



    姜旭:“……”



    “你又不嫌刘婉姝娇里娇气的烦人了?”



    姜云衢莞尔,“我若能平步青云,家里便能养个祖宗。”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