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李疏影的计谋


本站公告

    青龙鉴第八十九章李疏影的计谋李云昶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而那十名收过路费的却是要早一些。



    院内的弟子在知道这两个消息后便炸开了锅,组织了众多人聚集在通灵塔门口,声称要讨伐晨晓,相较于云灵族和影族而言,人族的声势最为浩大,毕竟受伤的是人族的二皇子。最后还是大长老白来出面,才将此事压了下来。



    其实此次讨伐大多的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真正喊打喊杀的并不多。原因有两点,第一,是没有死人,这也就意味着没有触犯院内的规矩,而在通灵塔里面打斗并不算什么稀奇事。



    第二,便是大多数人长时间都处于受压迫状态,进入到通灵塔第五十层每次都要缴纳一百灵石,这是他们无法忍受的。



    有一小部分人甚至支持起了晨晓,虽然他身为龙族,但却是为大家做了实事,将收过路费那群无赖教训了一顿,帮这些人解了心头之恨。当然,这个支持仅仅存在于心里,他们自然不会表露出来。



    “晨大哥太冲动,怎么把二哥给打了呢,听说还挺严重。”



    李云桀所居住的黑楼内,他坐在前厅的八仙桌前,看着一脸担忧的李疏影有些生气的说道。



    “云桀,李云昶平日待你如何?”李疏影没有接弟弟的话茬,并且直呼兄长其名,不善的问道。



    “带我如何?”李云桀先是怔了一下,而后略微思考,才缓缓的说道“平日里带我一直相敬如宾,偶尔还多加照顾,姐姐,你为何如此问我?”



    “哼,他李云昶狼子野心,对你我姐弟二人怕是没存着什么好心思。”李疏影冷哼一声。



    “此话怎讲?”



    “李云昶平日里对你自然需要照顾有加,因为他知道你并无夺嫡之心,之所以这么做便是要拉拢与你,希望在他夺嫡的时候,你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夺,夺嫡?”李云桀被李疏影的这话吓得不轻,结结巴巴的问道。



    人族皇子就三位,除了他之外,便是大皇子李云风以及二皇子李云昶,如果李云昶想要夺嫡,那便需要除去他们的大哥,李云桀听闻此话,不震惊才怪。



    “他在你面前表现出一副好兄长的模样,可你不知,他在我面前却是另一幅嘴脸。”李疏影叹息道。



    “怎么,兄长欺负姐姐了?”



    “欺负?呵呵,何止是欺负。”李疏影将眼睛眯起,寒声说道。



    李云桀性情质朴纯良,有些事李疏影本不想和对方说,但此时却是不得不说,这事涉及到晨晓,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和李云昶沆瀣一气,一同对付自己的情郎。



    “云桀,你还记得母后去世的情景吗?”李疏影提了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当,当然记得。”这种伤心的往事,他本不想回忆,奈何姐姐却是突然提起,这不由让李云桀面色变得有些难看。



    “母后去世后的那段时日,父皇怕你伤心难过,便派张嬷嬷把你带去淑贵妃那里暂住,而我则是留在悦香殿,为母后守灵。母后的品阶不高,所以礼部和内务司都不是很上心,空旷的大殿仅有寥寥数人。”李疏影说道此处眼含泪光,有些哽咽。“就在第三日,李云昶来了。”



    “他来做什么?宫内有规定,如无特殊事宜,皇子不可随意出入嫔妃寝宫。”李云桀眉头微皱。



    “做什么?自然是来道喜。”李疏影咬紧牙关,说到那个“喜”字时,牙齿已然是咯咯作响。



    “什,什么?”听到此处,李云桀哪里还坐的住,一下子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他李云昶当时好不威风,来到悦香殿后,便直接找到我,恭喜母后回归天道,同时警告咱们姐弟,让你我以后老实些,想要活命最好万事听从他的安排。”李疏影说道这里时,浑身颤抖,强压住心中怒火继续说道“临走时,他更是一,一脚踹在了母后的棺木之上,然,然后又……”



    李疏影实在无法继续表述下去,此时的她,已然将下唇咬破,而泪水更是顺着脸颊倾泻直下。



    “然后他又如何了?”李云桀早已怒不可遏,双眼通红的质问道。



    李疏影闻言抬头望向弟弟,悲从中来,一下子就趴在了桌子上哭泣了起来,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表述。



    不用李疏影继续讲述下去,李云桀也清楚,李云昶一定是没做什么好事。他性格是懦弱,是不愿看见有人伤亡,但这不代表他可认人欺凌,认人侮辱自己的母后。



    “好你个李云昶,你简直欺人太甚!我李云桀之前是瞎了眼,认贼为兄,以后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我和你势不两立!”李云桀歇斯底里的怒喝道,脚下一用力,青石板的地面顿时四分五裂。



    李疏影之前之所以没将这事告诉弟弟,是出于对他的保护。她二人之前一直在深宫之中无所依靠,虽然皇帝疼爱李云桀,但却无法躲避李云昶暗地里的谋害。现在她二人身处于云泽学院,自然不用再惧怕对方。



    而且,她现在非常担心晨晓,李云昶被晨晓打伤之后,一定会加以报复,他自身实力虽然不强,但其身后不但有着军方的影子,更是有着朝内不少官员的支持,最重要的是,李云昶还有两名境界极为高深的侍卫。



    她一个女儿家,现在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是将全部的希望放在弟弟李云桀的身上,因为她知道,弟弟不但有一名护卫,其实力不弱于对方。同时,李云桀的身份如果利用的好,更是可以成为一柄利器,除了护住晨晓外更可以刺入对方的心脏,要了李云昶的性命。



    “姐姐,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李云桀看向趴在桌子上的李疏影轻声问道。



    李云桀虽然满腔怒火,但毕竟只是个十三四岁大的孩子,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只能是征求姐姐的意见。



    李疏影闻声起身,先是用手帕将自己的泪水擦干,才看向李云桀缓缓的说道“我们现在势单力薄,还不是与他正面对抗的时候,你若见到他,还如之前那般对他即可。”



    “弟弟知晓了。”李云桀点了点头,出言应道。他虽然不想这么做,但此时确实也没别的法子了。



    “姐姐想求你一事,这事对于你我二人来说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李疏影见李云桀能够将内心的仇恨隐忍下,不由欣慰的点了点头,再次出言说道。



    “姐姐有话但说无妨,无需见外。”李云桀轻声说道。



    “我要你出手救晨晓。”



    “救?如何救呢?”李云昶面露狐疑之色。



    “稍后你便去看望李云昶,同时出言为晨晓求情。”李疏影淡然一笑。



    “我听说此次他被晨大哥教训的很惨,他是不可能同意的。”



    “那可未必。”李疏影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继续说道“你就说,如果他肯放过晨晓,你便助他夺嫡。当然,这话不能说的这么直白,你只要让他清楚,你以他马首是瞻便好。”



    “这是为何?这又对你我有何好处呢?”李云昶眉头微微皱起,很是不解。



    “这一来可以帮助晨晓不受李云昶的报复,二来也可以让李云昶放下对你我二人的戒心。”



    李疏影沉声继续说道“你向来没有夺嫡的心思,他是知晓的,此时又投靠于他,他一定会对你我礼待有加,我们便可借此了解他身边的势力,同时找机会抓住他的把柄。还可以笼络其身边的可用之人收为己用,待时机成熟时,便可一举将他击垮。”



    “嘶……”李云桀听完之后不由倒吸了口冷气。他与姐姐相处了十几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姐姐的心机竟是如此之深,手段竟是如此的狠辣。



    “怎么,吓到了?”李疏影轻笑一下,淡淡的说道。



    “我现在有些看不透姐姐你了。”李云桀挠了挠脑袋。



    “那是因为你贵为皇子,没有经历过姐姐所经历过的。”



    “怎么听着有些绕?”



    “绕吗?我怎么没感觉到。”



    ……



    李云桀和李疏影又闲聊了一会,便分开了。李疏影前去通灵塔等待晨晓,而李云桀则是按照计划去李云昶的住处探望对方的病情,同时投靠对方。



    …………



    云泽学院。



    一个极为幽暗的大殿中,白来正躬着身讲述着在通灵塔里所发生的事,直到半晌后将事情的原委讲述完毕,他才站直了身体。



    “这臭小子,才来学院多久便惹出这么大的事。”院长那道模糊的身影没有转身。



    “还好没有死人,不然还真有些棘手。”白来轻笑着说道。他能感受到院长他老人家并没有生气。



    “死人又如何?难道我云泽学院还保不下一个龙族的小子?”院长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些,他周身的空间仿佛因为他音调的提升而变的脆弱了起来。



    “自然是能保下。”白来闻声立马躬身应道。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不必如此,此事你处理的极为妥当,就这样吧。”院长挥了挥衣袖轻声说道。



    白来见状没有言语,而是躬身退了下去。



    晨晓此时还在通灵塔里,他只是一味的与幻兽对决,进行着试炼,对于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全都不曾知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