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网民可太无聊了


本站公告

    “还有没有大兄弟存活着,这一百万可不能让季云白拿啊。”

    “我还没笑过。”

    “兄弟牛啊,这都没笑出来。”

    “废话,我大腿都掐紫了,我要是笑就对不起我这条大腿。”

    “马上结束了,兄弟准备领钱吧,我们也沾沾喜气。”

    “嘿嘿,同喜同喜。”

    这人腼腆一笑,下一秒就呆愣在原地。

    抬眼一看,身边的摄像师正面带调侃的望着他。

    “我刚刚那应该不算吧?”

    摄影师翻了个白眼。

    “尼玛,我的腿更疼了!”

    电影落幕,片尾升起制作组名单。

    导演:章猛,闫飞,彭大默。

    领衔主演:季云。

    越过一众主演,下面是友情出演的名单。

    刘德桦、包国安、金姐、冯晓刚...

    “季云这片子主演阵容不怎么豪华,友情出演的都是大牌啊。”

    “他现在的影响力确实能拉来这么多前辈来给他站场。”

    随着刘天王悠扬的歌声,影片在一片吵闹中结束。

    “啪啪啪!”

    此起彼伏的掌声响起,季云领着一众主演重新走上舞台。

    主持人引起话头,“大家觉得这部电影好看么?”

    “好看!”

    台下的声音十分统一,热情简直要掀翻棚顶。

    “那有没有全程的没有笑过的朋友?”

    台下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实他们自己也不太相信能有人全程不笑。

    寻摸了半晌,也没有人站起身应下这个荣誉。

    主持人对这个结果也不意外,能在首映场抢到票的一般只有三种人。

    第一种人是有钱人,他们不在乎那100万的奖金。

    第二种人是影评家和媒体,他们关注的点在于电影的脉络和亮点,自然要比其他人看的更加仔细。如此的投入自然顾不上表情的管理,再加上这片子确实笑料十足,自然是个个破防。

    第三种人是季云的粉丝,不看在剧本的优劣上,但是季云的加成,他们就已经开怀大笑。

    刨除这三种人,剩下的一小拨人也被其他人的笑声所牵引,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既然没有人没有笑过,那么这场比赛就是季云胜利了。”

    季云接过麦克风,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喜色,“这钱我不会收回去,我会以在场众人的名义捐献出去,大家都是这次公益行动的见证人。”

    “啪啪啪啪。”这番话顿时又迎来一片掌声。

    台下的闻栋也放下了心,他刚才还在担心如果真没人上台领奖这事该如何收场。

    如果零星三两个人上台领奖,那么这部片子也是瑕不掩瑜,自然能大肆炒作一番。

    但是如果没有人领奖,季云直接将奖金收回去?那格局可就太低了。

    “章导?您觉得这部片子能拿到多少票房?”

    章猛接过麦克风,显得有些局促。

    季云捅了捅他?示意他大胆的说。

    章猛苦笑一声?“我觉得四点五亿差不多了。”

    这部片子是他亲自把关,但是编剧内容他却没有插足太多。

    和一手制作的钢的琴不同?他对这部片子的预期并没有钢的琴来的实在。

    饶是如此,他还是抛出了可以再次打破票房纪录的数字。

    季云一笑?接过章猛的麦克风?“章猛有点谦虚了。”

    他拍了拍章猛的肩膀,“现在很多观众都着眼于电影的明星阵容,对于幕后团队少有关注,我们西虹市首富的导演章猛?同样执导过钢的琴、有话好好说这两部佳作?如果我没记错,钢的琴可是刚刚打破了国内院线的票房纪录。”

    现在和钢的琴上映时不同。

    那时候章猛还没成名,电影的宣传只能凭借着季云本身的影响力。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公司的名声已经打了出去,他便准备将公司的每一个人都包装成大咖。

    章猛很有才?如果一直在幕后,不被观众认可的话?他很难再进一步。

    “这部片子章猛导演秉承了一贯的水准,我觉得这部片子至少能拿下六亿的票房。”

    ......

    “西虹市首富首映现场?季云化身散财童子。”

    “奖金100万的憋笑挑战,在场众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坚持住?这片子到底有多好笑?”

    “首映现场?季云放出豪言?票房预期五个亿!”

    ...

    各种消息充斥网络,瞬间引发了网民的讨论热情。

    “一百万奖金?要是我我当场把腿锯了,保证一声也笑不出来。”

    “太夸张了,在场的众人难道没有一个财迷?”

    “我看这些观众都是请来的托,没有一个正常人,不就是憋笑么?我能憋一年!”

    “我来澄清一下,我就是首映礼的见证人之一,这个片子真的很好笑。而且这个电影的笑料和其他电影不同,怎么说呢,就像是看恐怖片,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鬼会出现。

    这部电影也一样,它一直烘托这那种氛围,笑料却猛然挑出来戳你肋巴扇,想不笑真的很难。”

    “同意楼上,我的腿都掐紫了现在还疼呢,本来都准备上台领奖了,最后被一句你应该称呼我为二奶给破防了。”

    网络上的阵营分出了两派,问题的讨论逐渐向着人性的发展越走越远...

    一派认为喜悦可以人为控制,只要心里足够悲伤,那么看到什么桥段都不会笑出来。

    另一派认为只要沉浸到剧情当中,就会让你忘了此刻的悲伤。

    无论两方争没争出个真理来,最开心的无疑是季云那一帮人。

    闻栋安然的躺在躺椅上,仿佛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发出欢快的轻吟,“这回真的是大火了,你这个点子确实不错,现在网上的讨论度独占鳌头,这种热度之下,票房肯定会超越钢的琴。”

    季云微微一笑,“你这就满足了?”

    闻栋霍然坐直身子,死死地抓住季云的肩膀,“你还有办法?”

    “当然有了。”季云吐出一口烟圈,“你当我现场说的六个亿是夸大的?”

    “快说快说。”

    季云四下寻找,并没有符合他此时气质的羽扇,“这样,你去找水军网上带一波节奏。”

    “带什么节奏?什么是带节奏?”

    “额,你就去挑拨这两派得关系,让他们势不两立,全给他们鼓捣电影院里去做挑战。最好安排一帮人在首日之后去网上发帖,说自己从来没笑过。再找一帮人去打他们的脸,说自己笑的肠子都要挤出来了。”

    章猛在一旁听着两个大佬的对话,有些忍不住发表自己的意见,“老板,没有钱的话他们还会干这种无聊的挑战么?”

    “放心,网民可比你想的无聊多了。”

    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