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归乡


本站公告

    热门推荐:



    “胡说胡说胡说胡说胡说!“



    沃芙瞪大眼睛,发出一连串大呼小叫的抗议。她用自己接在腿上的猪蹄不满的踏动,使得坐在沃芙对面的亡命徒们各个噤若寒蝉。



    维塔被狼外婆搅得没办法谈事,却也不想对着老年人的任性花费太多精力,只是转头,用眼神示意沃芙不要胡闹了。



    但终于发现有人理她的沃芙猛然站起,连滚带爬的去扯维塔的衣服:“黑门!他们胡说!他们污蔑我!”



    维塔咂舌,把狼外婆从自己的脸上推开:“我认为卡特的说辞目前没有什么明显的漏洞。”



    “没有漏洞!?”沃芙的声音又抬高了八度:“他们把我描述的像是个女魔头!什么肢解,毒杀,暗杀,还会偷偷杀掉修女妹妹的俘虏?!我是这样的人吗?我肯定不是这样的……”



    维塔向玛丽莲和奥罗拉比了个把沃芙嘴巴缝起的手势。两人一同上前,一人捆住四肢,一人用魔法夺去了她的声音。



    帐篷中这才安静下来,维塔弹了弹耳朵,在亡命徒们极为复杂的眼光下,继续向卡特说道:“我们刚刚讲到哪了?”



    卡特的额头仍红彤彤的,上面沾的砂砾仍没被清理干净。



    这名首领沉默片刻,接着说:“讲到我们在这里时间的回溯中,已经被困了好久好久。每一天都重复着被你们杀光的日常。”



    他们被沃芙干掉的次数并不是最多的,但狼外婆手段是最残忍的。不像奥罗拉会尽力让敌人无痛的死,或是玛丽莲过强的破坏力会让人直接去世;沃芙杀人,会尽力保证目标的完整与存活,确保其神经的灵敏。因为她需要敌人的身体来修理自身。



    毕竟到现在她还在用着偷来的猪蹄呢。



    狼外婆给这帮亡命徒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被她生生活剥的感觉,即使回溯了这么多次,他们也无论如何都习惯不了。



    因此,沃芙趴在维塔身上撒娇的场面,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维塔点了点头:“所以,你们对我们每个人的能力都了若指掌?”



    “是,是的。”卡特擦了擦额头的灰尘:“毕竟被你们杀……被你们照顾了这么久,我们之间已经相当熟悉了。嗯,算是熟人?”



    玛丽莲把沃芙翻过来,坐在她背上,轻笑:“这么了解,还打不过我们?你们好像也不怎么样。”



    卡特心中发苦,眼前嘲笑他们的玛丽莲是这么久来,唯一没被他们击杀过的人,也是最能带领维塔一行绝地翻盘的人之一。



    所布置的陷阱再精巧,于玛丽莲的蛮力和愈合的能力下,最后一定会被完全突破。



    沃芙开始在玛丽莲屁股下挣扎,艾比也学着玛丽莲的样子,坐到了沃芙身上。



    维塔此时也想通了一件事:自己与卡特首次接触的时候,看到他把邀请函送到了黑暗中,大概率是因为虽然己方的能力已经完全暴露,却仍战胜不了自己小队的亡命徒们,绝望下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手段,比如以最卑微的方式自残,企图来降低自己的警惕。



    也不知道尝试了多久,多少次、在机缘巧合下再加上卡特对自己能打开黑暗的了解,才将邀请函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也就是说,这些人其实也是回溯的受害者了?



    维塔抱起双手:“把你们知道的,有关回溯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卡特的神情出现了些许迷茫,似乎是在追忆太久之前的事情。



    然后,卡特才以一种诉说别人故事的口吻,继续说道:



    “回溯的诅咒,是由邀请函带来的。”



    “我们之间原本分属于不同的帮派,都接到了类似的邀请函。邀请函上说,这里有我们所追求的财富和权力。”



    “原本我肯定是不信的,但邀请函上详细的写了这里坠落的列车车厢情况,甚至还附了一张照片。”



    “你们知道的,列车所代表的财富太诱人了,虽然我们仍是半信半疑,可依旧来到了这里。如果不亲自看一看,我会睡不好觉的。”



    “但来到这里时,我们发现了,持有邀请函的并不止一个帮派,”卡特环顾四周:“事实上,我们现在就大多都原本分属于不同的帮派。”



    卡特摸了摸自己的左胸,邀请函就放在这里的口袋内:“发现回溯的诅咒,也是从我们的火并开始的。”



    “最初,只是一个实力和名气原本都很弱的团体展现出了极强的战斗力,一下子把我们这些成名很久的帮派都压着打。这迫使我们其余的帮派不得不团结起来。”



    “现在想来,可能是那个最弱的帮派第一个被干掉,由此发现了回溯的能力,才让团结起来的我们仍不是那个帮派的对手。”



    “最终,我们也被干掉了,可也因此发现了回溯的能力。”、



    “然后,就是近乎无休无止的战斗了,”卡特挠头:“双方都像是在明牌对赌,并且还能无限反悔。大家都能做出以往想都不敢想的战术操作,也能在失败后又卷土重来。”



    “也不知道斗了多久,久到我们互相间都极为熟稔,就连老婆和亲兄弟间也许都没有我们这样熟悉,再斗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所以我们决定,放下所有争端,一起去分享列车中的财富!”



    玛丽莲打了个哈欠:“有回溯的能力,又在回溯中培养出了极强的默契,还有整截车厢的庞大财富。听起来你们应该又是一伙叱咤风云的悍匪才对,你们还惨兮兮的呆在这里?”



    卡特犹豫了一阵:“……因为你们来了。”



    “哈?”



    “如果时间正常流动算的话……我们在第一天下定决心团结,第二天探明了列车的情况,第三天,“卡特的笑容愈发苦涩:“就遇上了你们。”



    “原本信心满满的我们一个照面就被你们给全部干掉了,然后就是回溯,制定战术,再被干掉,再回溯……就这样一直循环,直到现在,已经比我们无限内斗的轮回次数多太多次了。”



    “即使这样,即使知道了你们所有人的能力,即使知道你们的隐藏地点,进攻时间,我们仍然永远无法战胜你们。”卡特起身,有些激动:“而且还跑不掉!女士,您的奔跑比马还要快!那个骑士只有看到我们就能把我们送回原地!”



    “而且,你们与我们间的内斗不同,并没有回溯的能力。这意味着几乎不可能与你们沟通。你们太警惕了,无法接近。攻击一环接一环,从不让我们喘息。即使故意被俘,”卡特幽怨的看了一眼沃芙:“也会被悄悄的杀掉。”



    奥罗拉有些想笑,只能用力去扭沃芙的脸来憋住:“真是,哈唔,真是可怜。”



    维塔却把握住了几个问题:“你说,有许多张邀请函?”



    “是的,”科特回答:“但决定团结后,它们就自动组成一张了。”



    “只有持有邀请函才能时间回溯?”



    “没错,事实上,我们现在都是轮替保管邀请函的。不过……弄丢了也没关系,它总会在我们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出现。”



    维塔皱眉,觉得有些不太对。



    这没法解释自己是如何陷入回溯的,毕竟,自己从未真正持有过那张邀请函。



    等等,邀请函在自己的回溯前,曾在那片黑暗中被吞噬了,难道这也算一种持有?门后不祥的黑暗甚至能打破时空?超越因果?



    这样自己就不能主动放弃回溯了,除非能让铁线虫这些饕餮把邀请函从新吐出来。



    并且,他们触发回溯的条件应该是死亡,那自己呢?为什么自己只是决定远离,就会被拉回原地?



    维塔暗自摇头,现在思考这些没什么意义。于是他抬头,对抓住希望有些话痨的肯特说:“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期望?”



    “期望?”肯特挠头:“不被你们杀,放我们离开就是最大的期望。”



    “哦?列车和邀请函都不要了吗?”



    “比起自由,比起拥抱明天新的太阳,这两样又算什么?”卡特嗤笑一声,把邀请函拿出,放在维塔面前:“我就把它放这了,黑门先生,随你处置。”



    然后,他站起,潇洒的戴好牛仔帽,带着自己的小弟们,一起向维塔他们鞠躬。



    维塔愣了片刻,挥手:“你们走吧。”



    卡特他们如蒙大赦,像久居黑暗的吸血鬼再一次恢复人身,看到了太阳。



    但玛丽莲冷冷的声音忽然传来:“慢着。”



    卡特他们一僵,汗水瞬间浸透了他们的背夹,只听见玛丽莲接着说:“你们没了回溯的能力,又被我记下了长相,如果重操你们的旧业,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吧”



    卡特把头点成了架子鼓,然后赶紧溜出了这里。



    ……



    直到卡特的人马一齐跑出了很远,远到连约瑟夫都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才停下了,稍事修整,



    然后,下属们一同爆出了响亮的欢呼:“我们自由了!”



    此时,乐观下属却悄悄来到卡特面前:“老大,你就这样把邀请函交出去,真的没问题吗?”



    卡特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我把卡片撕成了两瓣,只给了他们其中一半。”他敲了敲口袋:“这是咱以后安身立命的根本!我怎么可能轻易交出去呢?”



    乐观下属喜出望外:“太好了,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接下来?”卡特摸了摸下巴:“让弟兄们去看看家人吧,我也想回家一趟。”



    “太好了,我连老妈长啥样都忘了,”乐观挠了挠头:“老大,你呢?你老家在哪?”



    “在赫里福德,”卡特的表情有些落寞:“我也不记得家的位置具体在哪了。”chaptere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