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下一步计划


本站公告

    徐同道想到的主意,不需要多少投资,只要买一些小铜锅和酒精炉就行了。

    还是在羊肉上做文章。

    等天气冷了,就主打羊肉锅仔。    以目前这个县城餐饮行业的物价,一份羊肉锅仔,应该能卖到30块钱左右。

    而一般舍得点羊肉锅仔的食客,不出意外的话,也还会点几个别的菜,到时候再点一瓶白酒什么,一桌下来,随随便便就能消费六七十块钱,甚至更多。

    他的烧烤也能继续卖。

    当然,如果只是卖羊肉锅仔的话,那就显得有点平平无奇了,没什么特色,类似的小餐馆,这县城里不说满大街都是,那也绝对不少。

    他徐同道既然要主打羊肉锅仔,那就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来。    正好,他以前做厨师的时候,偷师过别人的全羊宴。

    所谓全羊宴,并不是一整只羊烤好了端上桌,而是一桌七八个菜,甚至十几个菜,全是用羊身上各个部位的肉做的。

    比如羊蹄。

    一般厨师不会专门用羊蹄做一道菜,大概率是把羊蹄也剁成小块,和羊肉放在一起红烧。

    这么做,也不能说不对。    但一来没有特色,二来……这样做的羊蹄也卖不上价。

    但如果专门做一份椒盐羊蹄呢?

    四只小小的羊蹄,八成以上都是骨头,但只要做成椒盐羊蹄,分分钟就能卖出一份羊肉锅仔的价格来。

    而一份羊肉锅仔一般要用到多少羊肉?

    少说也要一斤多羊肉,因为羊肉烧熟后,会严重缩水,一斤羊肉烧熟了,能剩下七八两就算很不错了。    再比如:羊杂汤,几片薄如纸的羊肉片,加几片羊血,再加一两左右的羊肠和养肝等杂碎,用一碗羊肉汤煮了一煮,同样能卖出半份羊肉锅仔的价格。

    但……想把这些本来不值钱的东西,卖出那样的高价,那必须要打响招牌。

    否则食客不会认的。

    而一个能制作全羊宴的小馆子,不管有多小,就都有资格这么卖,前提是全羊宴制作的水平不能差。

    这对徐同道来说是个考验。    因为他自己以前没有做过全羊宴,只是看见同一个厨房上班的一个厨师做过,他见过全羊宴的每一道菜该怎么做,但他自己没有上手试过。

    因此,在正式推出全羊宴之前,他需要做很多次试验。

    每一道菜都要做很多次试验。

    必须要做到自己满意为止。

    这天晚上,明明已经凌晨两三点了,徐同道躺在床上,还是没有睡意,脑海里老是在琢磨这件事。

    想到后来,他觉得在这小县城做全羊宴,其实不是最合适的地方。

    县城终究还是太小了,这里的消费水平有限,舍得吃全羊宴的人,肯定不会太多。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打消研究全羊宴的念头。

    原因有二。

    一呢,只要他能做出令人叫好的全羊宴,在这座县城,他的小店名气就能彻底打响,以后这县城里想吃羊肉的人,首先想到的,就会是来他的小店。

    因为够专业。

    二……他又没有打算一辈子在这小县城做生意,县城的市场太小,不是还有市里吗?

    除了市里,还有魔都、首都等等一线大都市。

    只要他的全羊宴水平足够好,国内能任他施展的地方太多了,就怕他的全羊宴做不到那个水平。

    所以,他决定先在目前的小店里尝试,一边练手艺,一边赚钱,等时机成熟,随时都能去大城市。

    这天凌晨,他躺在床上想了很多,除了全羊宴,还想到一些别的计划,刚重生回来的那几天,他就想过的一些计划。

    餐饮是他积累原始资本的,过几年,国内的变化会日新月异,会出现很多挣钱的行业和机会,如果有机会,他自然也不想放过。

    ……

    天亮后,徐同道和徐同林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洗漱,时间和平常一样,他们快洗漱好的时候,公鸡葛良华骑着自行车回来。

    很明显,这家伙昨晚夜不归宿。

    八成是去冯青花那里睡了。

    徐同道佩服他的好精力,昨天从早上忙到后半夜,这家伙竟然还有精力和心情去跟冯青花睡觉,果然身子骨强健就是牛比。

    不过,在徐同道的记忆中,原时空的公鸡葛良华,还没到40岁,身体素质就明显下降得厉害。

    整个人越来越瘦,年轻时候的彪悍气息消退得七七八八。

    明显比同龄人都老得快。

    而原因?

    徐同道能看见的只有两样,一样是烟,一样是酒。

    他记得原时空的葛良华生活很没有节制,经常烟不离手,而且一天两顿酒,有时候早上也喝酒。

    不仅喝得频繁,每次喝得量也大,动辄就是一斤白酒起步。

    “哥,保重身体啊!”

    想到原时空葛良华的没节制,徐同道拍了拍刚回来的葛良华手臂,提醒了一句。

    现在的葛良华还是健壮如牛的,徐同道不希望他这一世也早早就把自己这副好身子糟蹋了。

    葛良华撇撇嘴,“我还用你提醒?你看看咱俩谁身体更壮?你还是没事多练练吧!你比我瘦多了!”

    徐同道没有跟他争辩,因为这是事实。

    一来,他才17岁,身体还没有完全长成,二来,他家以前的伙食太素了,营养跟不上,这两年他光长个子,根本就没有长肉。

    “走吧!我们先去买菜!”

    ……

    等他们买菜回来,徐同道让徐同林去喊徐同路起床,他和葛良华把刚买好的各种食材,直接送去店里,顺便把早餐做了。

    他自己亲自做早餐的时候,吩咐葛良华去母亲他们昨晚落宿的宾馆,喊他们过来一起吃早饭。

    昨晚葛良才走的时候,跟他说过把他母亲他们安排在哪家宾馆。

    因为这个早餐要和母亲他们一起吃,徐同道特意做得比平时丰盛不少,不仅煮了面条,还炒了几个菜,甚至还去附近的早餐店买来一些包子、油条和煎饺。

    他这里早餐刚做好,弟弟徐同路就跟徐同林一起来了。

    没多久,母亲等人也被葛良华接过来。

    一起吃早餐时,徐同道以为他们今天早上会一起坐船回家,他也是这么问的。

    不料,徐同林老妈张荔枝笑着说:“他们今天先回家,我不急!我一会儿还要去县医院找我侄女呢!我想今天就安排她和你表哥见面。”

    徐同道很意外。

    昨晚才听表哥葛良才说介绍对象这件事,徐同林老妈今天就想安排?这也太着急了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