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小雷音寺


本站公告

    西土。

    一行人静静地行走在蜿蜒的山路上。厽厼

    神情凄苦,步履蹒跚。

    一智和尚清瘦了很多,他的身躯彻底的干瘪了下去,仿佛不存多少血肉。

    那绛红袈裟摇晃在他干瘦的身躯上,仿佛一面迎风招展的幡旗。

    但是他的双眸却显得愈发明亮,仿佛天上元珠坠世,镶嵌在了眼窝里,所有看到这双眼眸的人,都应该相信这其中的玄妙,仿佛不用施展甚么瞳术,便可洞彻世间一切虚妄。

    如今,一智和尚远远地眺望着,仿佛在观览大千世界,见证渺茫而不可预知的世界。

    随即,一智和尚低下头去,只是凝视着眼前的路,继续因着诸佛修,在蜿蜒的山路上,继续步履蹒跚的行走着。

    少顷,诸修驻足。

    不知何时,他们已经站在了山巅。

    远远看去,巍峨佛殿漫漫地遍布群山之巅。

    朱红色的墙外,那紧闭的门户上,悬挂着匾额——

    大雷音寺。

    一智和尚轻声感叹。

    “回来了。”

    当年佛子还在西土的时候,一智和尚选择了独自离去,如今佛子引众人东渡,一智和尚反而带着人,重回了这空无一人的大雷音寺。

    正要往前迈步的时候,一智和尚的身形又忽地一顿。

    渺远的天际,一道凛冽的剑光疾驰而来。

    未曾斩向诸修。

    紧接着,无边华光迸溅,有金石摩擦之声传来。

    待诸修再看得清明的时候,那高悬在门户上的匾额已经被那道剑气磨灭成了齑粉。

    电光石火之间的变化,使得诸修惊愕。

    唯有一智和尚神情仍旧镇定,仿佛自始至终甚么都没有发生,自己也甚么都没有看到。

    “走罢。”

    话音落时,一智和尚缓步而行,轻轻推开紧闭的门户,因着诸修,走入巍峨群殿之间。

    是日,禅院菩提古树下,一智和尚升金莲法座,扬七宝灵幡,召雷音佛会。

    座下,诸佛修毕至。

    一智和尚浑厚的声音传遍整个西土。

    “吾师昔年传法,言顿,言过去未来,言来世之妙法,诸修当于涅槃之间,顿悟佛性,飞升极乐……”

    “吾行西土,以苦禅之法炼心,一息有如一世之生灭,如是三千息,得悟至上法,言渐,言现在诸苦,言当世之佛法,诸修当奉经持行,一日有如一世之生灭,依律渐进,超脱苦海,得证佛陀……”

    “吾于师门故址,立小雷音寺,传今生法,布告西土,有缘者可入吾之门墙……”

    当时是,梵音漫天。

    似有亿万人齐声诵念今生佛法之经文,高宣佛号。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树下,一智和尚闭目不语,似是入定,又似是入灭。

    呼吸间,一树花开,斑斓神霞绽放,似是要与大日同辉。

    ……

    岳霆仙山,承道殿中。

    元道老真人猛然回首,遥望西方。

    那双苍老浑浊的眼眸中竟似是迸溅出无量仙光来。

    这一刻,老真人像是看到了那分割天地的一剑,像是听到了回荡在整个西土的渺茫佛音。

    阴阳二炁在元道老真人的眼波之中流转。

    他真切的瞧见了那鎏金色的佛门气运,在这一刻冲霄而起,似是要倒逼天门,往仙乡侵染而去。

    少顷,元道老真人缓缓地折转回身形来,眉头渐渐皱起。

    “极乐佛国化大觉仙域,不知是招臭棋还是无形妙手……”

    “佛主既然已经寂灭,须弥山到底何在……”

    “剑祖出手,这是要推动第二场劫运么?太快了,还不是时候……”

    偌大的道殿中一派即将,只余老真人的呢喃声音不住的回荡着,却始终没有第二个声音响起,回应老真人的困惑。

    ……

    天门峰,绮云洞。

    又吞下了一枚灵丹之后,宗萱道子再度陷入了昏睡之中。

    随着修为境界跌入筑基境界,她的状态愈发的差了。

    地煞之炁在她的体内横行肆虐,已经不是道子如今的法力所能束缚和引导。

    几日的光景之间,宗萱道子原本充盈的肉身也陡然变得干瘪下来。

    她苍白的肌肤上再难看到半点的血色,饶是柳元正费劲心思,此时间已经难是些许灵膳能够弥补的。

    她清醒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则是如现在一般陷入昏睡之中。

    而且不是平静的沉睡,时常伴随着梦魇的侵扰。

    柳元正以左道魇魅之术为她唤神,从偶尔才有的举措,到如今,已是每日里的常态。

    天底下的法门本没有好坏之分,也可以说,一道法门的施展,本就有好也有坏。

    魇魅之术施展的太过于频繁,两人早已经被彼此的神魂气息侵染,往不好的地方去说,这已经与魔道蛊惑心神之术无异。

    少年神魂清明,尚还未有甚么影响。

    但宗萱道子修行太阴炼形秘法,此等状态之下,道心本就不再圆融,如今更是频繁地侵染了柳元正的神魂气息,以至于宗萱道子每每清醒的时候,对柳元正的态度也愈显微妙。&#32&#20037&#35835&#23567&#35828&#32&#57&#100&#117&#120&#115&#46&#99&#111&#109&#32&#21434&#21437

    对于柳元正而言,这本该是令人心中惊喜的变化,然则近日里,少年反而愈显君子之态。

    或许从绘出那幅画卷的时候,两人就不再是师徒的关系。

    少年心性,不是未曾遐想过甚么。但柳元正从来不是只看到眼前的人,他想得更长久,想得更渺远。

    若真想在渺渺仙途中去求一份天长地久,少年就不能在任何事上,在宗萱道子的心里留下心结。

    他是这般想的,亦是这般做的。

    或许正是少年这般做法,反而愈发教宗萱道子安心,清醒时,便也愈显依赖。

    又是一番梦魇。

    少年再度施展魇魅之术。

    少顷,便见宗萱道子从昏睡之中悠悠转醒。

    罕有的,宗萱道子的双眸竟变得明亮起来。

    “元易,师姐这法门,恐怕是修不成了。我梦到了昔年里,父亲尚还在尘世的时候,那会儿也是这般,我桎梏在化神道君境界之前,想方设法,却难以寸进。这些事情我原以为我都忘记了,谁知又在梦里被记了起来,这才是我的心魔啊……”

    一番话,宗萱道子说的有气无力,颇显哀怨。

    少年却缓步走到床头,双手轻轻地握住宗萱道子如寒冰一般的手掌。

    “师姐,即便这是你的心魔,你信不信宗师?”

    “我自然信父亲。”

    “那师姐信不信师弟?”

    “如何不信!”

    “那好,师姐你这般想,这是宗师留下的造化,一位飞升的仙人留下的造化,师弟对你也毫无保留,留给你的,是完整的道功修法,前尘之桎梏,何以称心魔?只要师姐太阴炼形成功,留在你眼前的,便是通衢仙路。”

    少年轻声说着,声音却似是直抵道子神魂中去。

    “通衢仙路……”

    轻声念着,宗萱道子便又再度睡了去过,只是神情愈显恬静。

    bq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