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杨琼


本站公告

    没有人能够揣测邵山此时的心理活动,在场的所有人都热血沸腾,准备在越州这乱局中分一杯羹,唯独邵山的心中一片冰冷。



    诚然三城使是一个很有手段,很有野心,也很有魄力的人,但是他近似独裁的手段还是让他的格局变得太小了。



    邵山担心的地方,无外乎就是仓库这个点。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单凭一个阿豹做后盾,江悟是绝对不敢和三城使叫板甚至动手的,他身后一定出现了某个极为可怕的后盾,这也让他有了底气来和三城使正面较量。



    三城使在这次会议上,只介绍了仓库露在表面的十多个人,而在江悟背后的那些底牌,邵山甚至怀疑,三城使连猜测都没有去猜测过。



    如果三城使的攻势在东郊被阻截了下来,当地的鬼怪进行拼命地抵抗,没准还真一时半伙能拦得住大军南下的脚步,届时观察局回过神来,肯定会采取某种手段来反制三城使。



    观察局一直是邵山最为担心的方面,现在江悟很有可能和鬼王以及观察局结盟了,这要是打起来,虽然三城使最终还是能够获得胜利,但没准还真能产生一些变数。



    三城使继续宣讲着自己的理念,而邵山的脑海中完全是两方实力的对比,坐在他身旁的鬼母看着她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眉头也是微微皱起。



    平日里鬼母是和邵山接洽最为频繁的,她也自然了解邵山这个人,他总能够把事情想得非常全面,情绪波动也很难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他像是一个把心事全部埋在心里的人,从来不和外人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而此时邵山已经把“心事”两个字写在了脸上,这完全不像是他一贯的作风。



    “怎么了?”鬼母小声问道。



    邵山摇了摇头,鬼母也不再询问,她也知道事情不能够在三城使的眼皮子底下聊,只能就此作罢。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江悟方面已经开始讨论如何击杀她了。



    ————————————————————



    “杨琼,我是江悟,还记得我吗?”房间内,江悟沉声问道。



    穿着一套小熊睡衣,戴着一个口罩的杨琼有些惊讶的看着来者,点了点头。



    徐硕在江悟身后站着,看着面前的杨琼,暂时还没有做声。



    为了不让杨琼感到压迫,江悟这次特意只带上了洪清和徐硕,三个人站在门口看着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杨琼,江悟沉默了一会问道:“我们能进去吗?”



    杨琼听闻之后却摇了摇头,他从小熊睡衣的口袋上拿出一个便利贴和笔,刷刷写了几个字之后贴在了江悟的胸口,随后关上了门。



    江悟将便利贴揭下来一看,上面潦草的字迹写着“等我一会,换套衣服。”



    站在这栋居民楼的楼道里,江悟和其他两人大眼瞪着小眼。



    “别看我,他平时都是深入简出,没有几个人真正了解他。”徐硕耸了耸肩,他也不了解杨琼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鬼。



    等待了两分钟,杨琼换上了一套黑色风衣走了出来,他打量了一番三人之后,回头锁上了门,将钥匙揣进口袋,率先按下了电梯。



    “我家里人都在睡觉,不要打扰他们,我们找个地方说。”杨琼写下这样一段话,再次按在了江悟的胸口上,准备再次写上一份便利贴时,面色有些苍白的江悟按住了他的手。



    “你等等……”江悟喘不上气,“别把便利贴这么大力按我胸口上,我喘不过气来。”



    杨琼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将便利贴贴在了他的肩膀上,江悟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受了狠狠一击。



    “我知道你们来是要谈什么,所以我们需要好好商量。”



    江悟满头黑线的看着面前的杨琼。



    他这怎么和别人好好商量?



    江悟真后悔把齐颖留在了密林木屋中,他感觉再和杨琼说几句话,自己就要被拍碎了。



    电梯来到了一楼,杨琼打开黑伞走了出去,冷冽的背影让江悟看得有些呆了。



    “确实蛮酷的。”徐硕也打量着杨琼的背影说道。



    杨琼这时候站在原地,在便利贴上写了几个字之后拍在徐硕的脑门上,随后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徐硕那下来一看,上面只写了两个字。



    “谢谢。”



    谁都不敢再做声了,江悟怀疑自己要是再多嘴两句,杨琼能把便利贴直接塞自己嘴里。



    杨琼带着众人来到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打开了其中一扇紧闭着的门,江悟赫然发现,这里面居然装修得十分完善,杨琼坐在了里面的沙发上,默默地看着众人。



    待到三人坐好之后,杨琼从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拿出一块白板,刷刷写到:“要和三城使打仗了?”



    江悟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因为你们是没办法和鬼王打起来的。”



    “何出此言?”徐硕有些疑惑。



    “第一个,要打鬼王的话,首先先掂量一下你们的实力。”写完这句之后,杨琼用自己的黑色风衣一擦,将上面的字迹全部抹除,随后开始写下一句。



    江悟恍然大悟,原来杨琼总是穿着黑色的衣服,是方便擦除白板上的字迹啊!



    “你们的势力加起来也就十名猛鬼左右,其中只有两名顶级猛鬼,而鬼王那边光是鬼将就有十名顶级猛鬼,要是说和鬼王打起来,你们的胜算可以说是负数的。”



    “第二个,如果你们要去西郊,其中路线肯定会被观察局捕捉,到时候不说打不打的起来,观察局肯定先把你们截下,拉进去关禁闭去了。



    最后,你们要是敢从北郊绕过去,那肯定也躲不开三城使的情报网,这无疑是把自己送到猛兽的嘴里去,我相信只要你们长了一点脑子,都不会选择从北郊过去。”



    江悟还在细细品味杨琼的推论,徐硕先一步举手:“我们可以走南面的海路过去啊!”



    杨琼盯着徐硕看了半天,直到徐硕被看得有些害羞之后,才缓缓写道:“鬼王只需要派出阿蔓和阿恋两个人,就能够把你们全部截杀在海上。”



    江悟这时候才出声:“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准备和三城使打起来的?”



    “如果不是和三城使打架,徐硕也不会跟在你身边了,你也不会这么急匆匆的过来找我。”杨琼写道。



    “确实,我们准备和三城使真刀实枪的干一架了。”江悟点点头说道。



    “你们的实力,不具备开战的资格。”杨琼写道。



    “我们一共有二十名猛鬼,其中有三名顶级猛鬼。”江悟反驳道。



    “三城使一个人就能够击杀这二十名猛鬼。”



    “我和鬼王谈好了,只要三城使动手,他会立刻赶来支援。”



    “成交,这票我跟了。”



    江悟直接傻住了。



    这么快就答应了?就算是徐硕也踌躇了一会才答应下来的。



    “为什么这么疑惑?”杨琼写道,“这样一来,战力就对等了。”



    “并不对等,三城使从其他城市招募来的猛鬼数量,应该是我们联盟的八九倍左右。”



    杨琼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赞同洪清对于鬼怪数量的猜测之正确。



    “我想问问,这场战斗将会由谁挑起?”杨琼认真的写下这几个字。



    “自然是由三城使发起的。”江悟说道。



    “那不就对了?”杨琼大力的写下这几个字,随后一把擦除。



    “这是由三城使挑起的战争,要是打起来了,我们就是受害一方了,到时候观察局追究下来责任也全在三城使头上,就算我们把三城使联军杀光了,我们也没有任何责任,谁让他来打我们的?!”杨琼写完这段话,句尾居然还加上了两个标点符号。



    “而且这并非是一个城市的战斗,是三个城市的鬼怪联合起来攻打其中一个城市的,而越州北面的那两个城市也是有观察局的分局的,你觉得他们知不知道三城使会有动作?”



    “为什么阿笙和三城使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爆发全面战争,缘由就是在这里,鬼怪观察局就是越州最大的依仗,就是一个能够制衡两名实力顶天的最巅峰的存在。”



    杨琼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之后,写下了最后一段话。



    “只要我们撑到观察局摆平战局,那么我们就能够作为战胜一方,从三城使身上把所有好处全部榨取过来,而且自这之后,北郊也再无三城使这一号人物,我们也能够顺理成章的将势力扩散过去。”



    听完这话,徐硕露出惊喜的神色,江悟呆住了,而洪清则是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起来。



    她感觉得到,杨琼这番话虽然言之有理,但是其中的风险却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真要和三城使正面发生冲突的话,那一切都难以预测了。



    “我们的战术是,在击杀鬼母之后,利用我们仓库黎梦的能力遁逃到其他空间,从而将损失降到最小。”洪清开口说道。



    杨琼听了之后有些疑惑的写道:“既然战术是遁逃,那为什么要过来找我?我难道和你们有什么交情,足以让你在逃跑的时候不忘带上我?”



    洪清摇了摇头:“并非是你们和我们有什么交情,我们只是想保留下最后的势力,通过某些手段我们窥探了未来,三城使在最后甚至占领了整个南方片区的鬼怪势力。”



    杨琼有些惊讶,他刷刷写道:“他哪来的这个能力,绕过观察局的阻拦?”



    洪清摇了摇头:“不知道。”



    杨琼沉思了一会之后写道:“既然三城使拥有对抗观察局的能力,那我们就需要重新计划了,我们如今拥有哪些盟友?”



    “除了你和徐硕之外,我们还计划去找蓝影。”江悟坦然的说道。



    “远远不够,除非将第五席之下的所有鬼怪势力全部统合在一起,才有机会反抗一下三城使。”杨琼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不提鬼母和邵山?”江悟问道。



    “她们两个,我不相信。”杨琼说道,“而且他们现在的实力甚至不如你仓库了,如果三城使要是先一步开战的话,我们可以选择先杀害鬼母,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之下离开当前空间。”



    好厉害!洪清的眼神中露出赞许。



    在短时间内将越州如今的情况全部分析出来,并将越州鬼怪联盟此时最为关键的问题摆上了台面并提出解决方案,洪清惊讶的发现,杨琼的思路居然与自己出奇的一致,甚至比自己要透彻清晰的多。



    “那我们先去将所有势力的首脑集合在一起吧。”杨琼说道,“最好将他们带到我这里来,我不太习惯出远门。”



    江悟愕然,怪不得杨琼在鬼怪会议上表现得那么不自然呢,他可能拥有一定的社交恐惧症吧……



    但是看他侃侃而谈的样子,江悟又觉得他可能只是不愿意出门罢了。



    杨琼挥了挥手,江悟也与杨琼挥手道别,黎梦收到洪清的信息,一道暗影之门立刻在众人身边展开,黎梦走了出来,杨琼则是一脸惊愕的站了起来。



    “你就是黎梦吗?”他快速的写下这几个字。



    黎梦点了点头:“没错,是我。”



    江悟看着杨琼的模样,突然说道:“你是在死前失去自己的嘴巴和鼻子的?”



    杨琼点了点头。



    “那你,想不想恢复你的五官?”



    ·



    “躺好,别动,接下来可能会有些酸痒。”苦童面带邪笑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杨琼,他温柔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疯狂与狠厉,让杨琼狠狠的打了一个冷战。



    “这是苦童教授,生前是享誉全国的外科医生。”江悟介绍道,苦童则戴上了手套,拿起了刚刚经过消毒的手术刀,在杨琼画好的线上切下一道伤痕。



    说来奇怪,这一刀切下去之后,杨琼那有些干瘪的脸部突然肿胀了起来,杨琼脑袋上的冷汗立刻就流下来了,他抓住病床的把手,由于疼痛而紧绷着的身体甚至让他直接捏折了病床的把手。



    “要赔的噢。”苦童一边切割着杨琼脸上的黑线记号边说道。



    “嗯!嗯!”杨琼突然发出了几个音节,他的眼神也从痛苦变成了惊讶。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