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左兰琴


本站公告

    第326章左兰琴

    丹崖山的半山腰。

    有一栋二层的小洋楼,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这栋小洋楼若隐若现,但是显得非常的静雅,慕名而来的爬山人,总是对这栋小洋楼充满了期待。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旗袍,坐在桌前打开了窗户,开始抄写的金刚经。

    这是她每天都必做的事情,除了怀念亡夫之外,也跟自己找点事情做,免得太寂寞,心情就难免低落。

    嘀嘀!

    一阵汽车的声音传过来,他刚刚把一篇金刚经的经文抄完,还没有放到火炉里面烧给亡夫,就看见自己的女儿贾代珍跑了过来,她的书包背得鼓鼓的,好像装满了文具。

    “珍珍,你慢点!”左兰琴大声的喊道,生怕女儿摔倒,这里的山路不平整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汽车都开不上来。

    贾代珍大步的跑过来,根本没有因为道路的不平整,她会放低速度,突然她停住了脚步,朝着真要离开的司机鞠躬,感谢他特意送自己回来。

    “妈妈,我今天得到老师的奖励,他说我是一个聪明的好学生,将来肯定能够去国外留学,让我努力的学习。”

    左兰琴大踏步的走下了楼梯,母女两人在楼梯前面相遇,亲亲热热的挽着手上了二楼,到达楼顶的时候,她冲着司机挥了挥手,那司机才放心的离开。

    丹崖山虽然不怎么有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但是好在这里非常的幽静,上山的路并不是十分的陡峭,每当周末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到这里来爬山。

    附近有好几栋小别墅,都是有钱的达官贵人在这里做的房子,准备闲下来无事的时候,就到这里游玩。

    可惜山上没有水,顿时让很多人打了退堂鼓,房子虽然已经建成,四周绿树环绕,成了丹崖山上的风景,但是这些人并没有来住过,一直空到现在。

    倒是在靠近山边的别墅,已经租了出去,听说是个做舞台设计的公司,这里非常安静,方便他们寻找创作灵感。

    可是,左兰琴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她从来没有和别人打过交道。

    这栋楼是小本子入侵之前做成的,虽然左家母女搬进来的时候,已经派人专门的修理过,依然掩盖不住它的沧桑,毕竟修建的时代年代有些久远,加上长期无人住,它的墙壁上都已经斑驳。

    远处的山顶上倒是有一块平地,上面有很多的健身器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东西早就已经锈迹斑斑,如果在晚上过去,好像是残垣断壁,让人不胜恐惧。

    甚至有电影公司想在这里拍恐怖片,结果被周围的居民联合抵制,他们害怕留下阴影,晚上都不敢到山顶散步。

    左兰琴却没这么多想法,她经常一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到山顶去静坐,那里离天堂最近,希望可以听到林向勇的声音。

    “妈妈,我给你带了好吃的,都是同学吃不完的东西,他们并没有动过,你千万不要介意,咱们晚上一起享受生活。”贾代珍兴高采烈地说道,心中有些洋洋得意。

    说完就拿出了自己的盒饭,那里面装的满满的,很多好吃的东西排得整整齐齐。

    贾代珍读的是私人学校,那里的生活非常好,他知道母亲特别节约,便把同学吃不完的饭菜带回来,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

    左兰琴有点不高兴,她希望女儿做这样的事情,会被同学看不起:“妈妈年纪已经很大,每天晚上都吃不了多少,也不要把这些东西带回来,免得别人说闲话。”

    “好,菊香阿姨已经跟我说过,那边家里根本就没有把钱送过来,妈妈你不要担心,我很快就能够长大,再过几年我就能够赚钱养家。”贾代珍滔滔不绝的说道:“我们将来搬到别处去住,再也不用看别人的颜色。”

    贾代珍把书包放在了桌子上,开始做作业,见母亲没有吭声,她又试探着说道:“到时候,我想喊上爷爷和铭哥……”

    刚刚从外面进来的菊香听到了贾代珍的话,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微笑:“珍小姐,你的想象真美好,恐怕很难实现。”

    “都不要再说了。”左兰琴果断的打断了两个人的聊天,她们俩都是话唠,如果说起来,恐怕一天一夜都不会停下来:“咱们快点去厨房做饭,免得珍珍的肚子饿了。”

    两人去了厨房做饭,贾代珍一个人坐在桌前做作业,没有任何人在旁边监督,他迅速的把作业做好,立刻收起书包,连忙跑进厨房帮忙,拿着碗筷摆在了餐桌上,屋里二人刚好,对面而坐,外面就传来的敲门声。

    咚咚!

    “三小姐,在山脚下有个人要见他,说自己叫沈北,我没有允许他上来。”说话的是贾家的管家贾伯,他现在年纪很大,便被派到丹崖山这边来陪伴左兰琴。

    丹崖山的位置太偏僻。

    没有人愿意过来跟着左兰琴,知道他手里没钱,就是为了沾贾家的光,哪里有钱想给他们这些仆人,只有贾伯自告奋勇,说是愿意过来陪伴他们母女。

    “铭哥来了吗?”贾代珍立刻跳了起来,期待已久的晚餐,她也觉得索然无味,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妈妈,肯定是他已经赚到很多钱,也许是把我们带回家去的。”

    但是,很快就知道不可能,现在成都的经济非常低迷,好多人连饭都吃不饱,她把脑袋趴在桌子上不吭声。

    左兰琴没有责怪贾代珍,只是转头看着菊香说道:“你去把我的钱包拿过来,阿明来这里找我,肯定是有急事,如果不是遇到了为难的事,他绝对不会跑来。”

    “真是很可怜!”贾代珍接过了母亲的话,心情更加的低落:“大晚上的跑过来,绝对是来求救的,可惜我没钱。”

    菊香立刻跑到卧室里面去拿钱包,左兰琴立刻打开了门,看着站在外面的贾伯,声音温和地说道:“快快有请,就说我们还没有吃晚饭,让他跟我们一起吃。”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