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工部来人


本站公告

    宗秀闻言也是一愣,来帮忙圈地的?

    谁找来的?

    宗秀记得昨夜和乐正阳说的是回来找姜涣帮忙雇人,而且乐正阳是蜀中人,在长安人生地不熟,他也找不到人啊。

    宗秀看了看跟在姜涣身边的匠人,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一个国字脸的汉子拱手道“宗会长,我等是奉了工部段尚书的命令而来。”

    “段纶?”

    宗秀倒知道现任工部尚书是段纶,只是他和段纶不熟啊。

    再说了,他自己圈地建房和工部有啥关系?

    俩人不熟,段纶凭什么让工部直辖的匠人来帮他?

    帮就帮了,还要钱?啥意思?

    又一个土木班头道“宗会长,段尚书说了,你这要建的东西多,一时半会去找普通的匠人,怕是人手不够。而我们最近又有闲暇,不如来你这找点散活,也好赚点银钱帮补工部内库。费用嘛,就按民间匠人的工钱算。”

    姜涣急的直皱眉“会长,若只是给你修府邸,老朽倒也不说什么,可你把江两边上下游的荒地都圈了,光拉墙头都是一笔不小的银钱,这开支太大了。”

    宗秀摆了摆手,他正为段纶为何主动帮他圈地一事疑惑。

    难道是李世民的意思?

    昨夜他敲开户部尚书戴胄家的门,提出圈地的想法,今天工部尚书段纶就把手下匠人班头送来了,若非李世民开口,段纶敢这样做吗?

    只是宗秀有点蒙李世民这是什么意思?若你因为没赏赐我府邸,感觉心里愧疚,想找人给我修宅,那直接下个圣谕就是,何必偷偷摸摸的借段纶的手安排人过来干活?

    干活就干活,还找我要钱,搞毛线呢!

    宗秀想不通,可很快就释然了。

    反正他要圈地建宅、要建鹰厂、要多占地方,怎么都是需要人来干活。既然工部直辖的工匠要的钱和普通匠人一样,那找谁干不是干。

    当下拍板道“姜副堂主,既然工部的人来了,需要多少钱给他们这工程就包给工部做了。”

    “可是……”姜

    涣面对难色凑了过来低声道“会长,前些天村里扩建已经花了不少积蓄还有造纸厂也是一笔大开销现在咱钱窖的钱不够了。”

    宗秀当然知道他最近缺钱,朗声道“没事。先把墙头给我拉起来余下的紧着江对面的养殖场建。”

    “那你的府邸……”

    “我现在住的小院挺好,外面再拉圈墙头种竹子以后方便金虎玩耍。”宗秀笑道。

    “……”

    姜涣气的翻了个白眼。

    得金虎在会长心中还是金贵,花那么多钱拉院墙,就是为了种竹子养熊猫吗?

    宗秀交代完后,又让姜涣拿来笔墨画了个示意图。

    江北面的圈地是以曲江小院为中心上下圈二里,往北圈三里,只要院墙,等同是一个极大的院子中立个小屋。

    至于江对面的鹰厂,那圈的就大了上下圈了二十里,又以江边为墙往南圈了十五里。

    工部的匠人看完草图好,也都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宗侯爷这是要把曲江两边能圈的荒地都给圈完了啊。

    草图画完后,宗秀指着图问道“这么大的地拉围墙要多久?”

    早先开口的国字脸盯着图看了看道“这要看你想要多快。”

    “什么意思?”宗秀问道。

    国字脸道“我们工部常驻匠人三万余人若全过来做活也就三五天的功夫,可这钱嘛……”

    “钱不是问题,越快越好。”宗秀说完,指着姜涣道“具体的事和姜伯对接,我的要求就一个,越快越快!”

    “会长……”

    姜涣还想分说,宗秀已经摆了摆手“姜副堂主勿要多言,我当然知道圈这么大一块地光是院墙就是一大笔开销。可咱们的生意等不得。”

    “额……那钱……”

    “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先从钱窖拿,不够的欠着咱慢慢还,我就不信段纶还敢找我催账。”

    “……”

    在姜涣不明所以的眼神中,宗秀又让姜涣把上次挑选出来的品性端正,又头脑机敏的活计都喊了出来,带着大家找到师从文。

    宗秀领着百十号人赶到造纸厂的时候,师从文正和安伯易站在新挖的洗纸塘边上。

    二人正要打招呼,就听宗秀道“师从文,这些是我给你找的手下,赶明个你去我家一趟,拿下地契和房契,然后去长安城内接手柴家的店铺。”

    “店铺?那咱们做什么生意?”

    师从文问道。

    宗秀想了想,道“杂货店知道吗?从针头线脑到财迷油盐酱醋茶、反正只要是百姓生活中常用的东西咱都卖。”

    “这……夫子,杂货买卖利润微薄,怕是赚不了几个钱。”

    师家是余杭富商,名下也有大小铺子几十间,师从文自然晓得什么生意赚钱,什么生意不赚钱。

    宗秀神秘一笑“你懂什么,这叫连锁超市,又名超级市场!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天下会·全国连锁便利店’。别看一件东西赚不了几个子,可咱是走量!当长安城的百姓都习惯逛超市了,量变必然引起质变。”

    “……”

    连锁超市?又一个新名词。

    师从文瘪了瘪嘴说白了不还是杂货店吗?

    见师从文面带疑惑,宗秀笑着解释道“柴家给咱的铺子都在各坊最好的地段,而且每坊一间,面积大,地段好,不搞连锁超市搞什么?”

    “我当然知道卖点针头线脑、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前期利润微薄,可咱现在缺人手,冒然做其他生意多半是亏的,而生活必需品却是百姓缺不了的。”

    “我看过各大坊间的布局,有些东西要跑几个坊间才能买全。若是咱把百姓需要的东西都凑齐,只需去一个地方就全能买到,他们会不来吗?”

    “商人货通南北,不就是给百姓带来便利吗?先按我的吩咐去做,若一个月后还不赚钱,再做其他的就是。”

    宗秀主意已定,师从文无奈道“是!”

    宗秀又指着带来的人道“他们都是印刷厂和新风裳的伙计,经过层层筛选挑出来的。如今咱铺子多了,肯定要提拔点人当掌柜的。你最近辛苦下,给他们好好上上课,教教他们如何当一个好的掌柜。至于各店伙计的事,就由他们自己招吧。”

    生意越做越大,宗秀也是有心无力。毕竟他就一个人,不会分身术,也不是精力无限,咋可能事必躬亲,全都照应过来。

    所以宗秀一直在尝试培养人才,然后慢慢放权,建立出自己的班底来。

    别看这些伙计原先都是庄户人,可头脑并不笨,品性也说得过去。

    宗秀相信只要慢慢教,肯定能教出几个人才来。

    师从文叹了口气,看着一张张憨厚的脸,还有他们因被提拔为掌柜后激动的表情,道“夫子,那学生试试,若教的不好,还请见谅。”

    “无妨,万事开头难,我相信你!”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