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巫妖之灾,结束


本站公告

    争端已经消散,预示着这一次巫妖之灾也即将结束。雷蒙站在礼拜堂门外,看着手中的光球,光亮纯净的液滴表面,反射着他的脸。

    一阵冷风吹过安德瑞的过道,让发光的液球表面泛起水波。

    “你回来了,洛夫迪。”立柱之后,干瘦的身躯在黑暗中显形,星灵,洛夫迪。他跪立在地面,没有光泽的身躯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具僵尸。

    “我回来了,雷蒙主教,很抱歉,耗费了一些时间。”

    雷蒙看着星灵的身躯,他的皮肤再一次暗淡,那层包裹身躯的金属盔甲也变得漆黑。“虚空对你的侵蚀比我想象中的还大。”

    洛夫迪低下头颅,将后脑高高翘起。“我用雷蒙大人给予的圣光,做了一些别的事情。没有关系,虚空的侵蚀还很缓慢,这种程度,我还可以承受。”

    “我无法承受。”雷蒙站在洛夫迪的面前,看着星灵佝偻的身躯,他的身体机能已经被破坏畸形,身体关节弯曲,脊柱成了弓形。他再也无法挺起他的胸膛,尽管如此,他的高度也有一米五左右。“我无法忍受光的战士染上瑕疵。”一团光辉在雷蒙手中凝聚,温和的光芒,让洛夫迪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雷蒙先生是一位慷慨的主教,他的光芒也是洛夫迪所见最炽烈的。洛夫迪愉悦地想着,低下头颅,等待雷蒙的恩惠。

    “洛夫迪,你想学做菜吗?”

    “???”突兀的提问,让洛夫迪疑惑地看着雷蒙。

    然而,他的回答,让雷蒙也疑惑了。

    “主教大人,什么是做菜?”

    “做菜就是……将食物加工处理方便进食的行为。”

    洛夫迪恍然大悟,他满脸凝重,认真回答主教的问责。

    “我不会做菜,主教大人。我们也不需要学习做菜,因为我们的进食方式,可能不是雷蒙大人想的那样。”

    惊异的同时,雷蒙这才想起来,星灵这个种族,并没有嘴唇。

    “我们的皮肤可以吸收液态营养物质,分泌身体代谢的废物。皮下的消化细胞可以让我们无时无刻进食。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进食。”洛夫迪伸出了手掌,那只三指手掌居然在雷蒙的视野中变得虚幻。

    “一团能量?”

    “是的,大人。星灵是半能量生物。我们可以将躯体部分能量化,中和那些需要的能量,汲取能量是我们最效率的进食方式。哪怕是物质,我们也能汲取它本身携带的能量,只是转化率要低许多。”

    雷蒙凝聚一团圣光,交给了洛夫迪。

    “我明白了,圣光不仅是你们的信仰,还是你们生存的根基。”

    “没有什么能量比圣光更纯净,高阶圣堂武士甚至能够同化体内产生的圣光之力达到自己自足,甚至是永生。”洛夫迪将圣光吞噬,一股明亮的圣能在他的皮肤上流动,将星灵的躯干一一点亮。

    “这就是你们被驱逐的原因吗……”

    “黑暗流放者,无法产生圣光,只会变成军队的蛀虫,污染星灵。”洛夫迪一本正经地轻声解答,他话语中的阴暗,早在雷蒙第一次的恩惠中消失无踪。

    “好吧,至少我明白你是一个合格的追光者。”谢天谢地,圣光厨子少了一个。

    “为您的荣耀而战。”洛夫迪斩钉截铁地回答,随后叹了口气。“不过,雷蒙主教的实力,大概也不是那么需要我。”

    雷蒙哈哈一笑,“不,我这正好有给你的任务,我的战士。你认识莱尔吗?或者说疫医。”

    “那个跟随您的死灵法师。”

    雷蒙在洛夫迪身上扫了几眼,实力大概在五六锁之间,也就是一个合格的军团长,刺客型的,能够潜入暗影。大概会是优秀的暗杀者和保护者,就是不知道和审判者骑士孰强孰弱。

    “莱尔是纯洁者,圣光的未来。不用惊讶,你的任务就是暗中保护他。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他需要试炼才会成长。而我又不能一直守着,免得引爆一些人的神经。”

    “您的意志。”

    安德瑞的巫妖之灾,随着执行委员会捆绑的一车车文学社成员落下帷幕。

    始作俑者,莱尔·布勒先生,此刻刚结束纳斯兰的派对。

    在幽灵女仆卖力的劳作下,食物从厨房一车车送到餐桌上。二小姐重获食欲对于一众仆从可是一件大事,整个纳斯兰进入狂欢之中。

    虽然一双双冰冷眼神下进食的只有四人(人?)。

    莱尔最先倒下,他只有着普通人的食欲,被欧内斯特先生怀抱着丢到了床上。

    第二个是碧翠丝,也许是曾经在姐妹中卖弄许久,得到机会报复的阿里安娜疯狂地与她拼酒。饥饿血肉的改造伪装和吸血鬼的胃口,高下立判。

    “别拦着我!我还要去管理酒吧!”在对着海伦娜的雕像干嚎几声之后,一个趔趄,昏睡在幽魂女仆怀里,再也没有醒来。

    阿里安娜和妮娅开始了大胃王比拼,虽然比拼很快就变了。

    “妮娅,给你吃好吃的!”

    “啊~嗷呜。”阿里安娜在不断喂食妮娅的同时,妮娅自己还在往嘴里塞着食物。

    最终,阿里安娜笑到了最后。

    伸展筋骨,阿里安娜露出了微笑,她抚摸着收拾残局的幽魂女仆的额头,“今天辛苦你们了,今晚恐怕比得过你们曾经一年的工作量。”

    “安娜,大家都很高兴,你能重新进食。”主座上,美丽的石雕发出轻语。

    “姐姐。”阿里安娜抚摸石雕的手臂,额头和冰凉的石面贴在一起。

    石像发出妩媚的娇笑声,让阿里安娜的眼睛失神了一瞬。

    “曾经的安娜好像已经回来了。”

    阿里安娜蹲坐在地面,胳膊枕在石雕的大腿上,眼睛如同湖水中的月光。

    “你也会回来的,姐姐。我们的诺言,我们会分享一切,我所得到的,你也应该拥有……莱尔一定有办法的,让你和我一样。”

    “我……我是夺魂者,安娜。”

    “莱尔也不是普通的降灵法师,姐姐,”阿里安娜的眼睛里住着星星,“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帮你。”

    石像的声音停止了一会儿,接着俏皮的声音再次出现。

    “是的,他确实不一般。他可是安德瑞历史上翘课最多的降灵学徒。”

    “也是最有潜力的。”两姐妹在昏黄的光芒下,发出了悦耳的笑声。

    被给予厚望的降灵法师躺在自己的床上,脑子昏昏沉沉。

    莱尔感觉自己的脑浆一定和酒水混在了一起,听到的什么东西都是模糊的。

    咔哒。

    一个清晰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脑海。

    唯一一个清晰的声音。

    骨头生长的声音。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