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高玩


本站公告

    我,高婉,职业高玩。



    专业攻略各类热门游戏,常年活跃在各大游戏top玩家榜单。



    虽然我是职业高玩,但我并不是那种准时打卡上下班的职业玩家,更不是那种low穿地心的代练。



    我是一个兴趣使然的游戏视频制作人。



    和那些走流量娱乐路线的垃圾视频作者不同,我的游戏视频永远是硬核操作和精髓干货类型。



    在我视频下方的评论区,留言永远是这种类型:



    用一个字形容我的游戏风格,那就是强,如果用两个,那就是弓虽。



    收割其他玩家的膝盖,就是我人生为数不多的乐趣。



    但人类的感官是种会逐渐钝化的东西,人的味觉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品尝过太多的滋味后逐渐变得麻木。



    在五花八门的游戏中穿梭,我也逐渐变得麻木起来。



    一般玩家的惊叹赞言,也逐渐无法让我兴奋起来。



    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人一旦变得麻木,就会逐渐失去激情,失去行动的动力。



    我知道,现在的我必须寻找一些一颗赛艇的东西,给予麻木的魂灵足够的刺激。



    高手,总是会寂寞啊……



    当寻常渠道的游戏已经无法满足我的口味时,我开始将探索的目光,投入那隐藏于光鲜表面之下的黑暗深邃之所……



    是一座隐藏着无限机密的宝库,作为职业高玩的我,自然懂点潜水的技巧。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深处,我终于发现了一款名为的全真模拟虚拟现实游戏。



    这款游戏正在中公开招募公测玩家。



    有关游戏官方的具体内容非常稀少,通过我的个人渠道和一些极客们交流,我了解到这款游戏背后竟然有的影子!



    一颗赛艇!



    一种玩火的感觉在我心中跃动,接触这种诡异组织研发的游戏,基本就是在玩命!



    恐惧与兴奋同时在我体内涌现,体验着这种久违的刺激感,疯狂喷薄的肉体在用行动告诉我:这就是我要寻找的游戏!!!



    “唔,还要填写有关资料啊……联系地址……作息时间……保密协定……”



    在疯狂的喷涌与颤动中,我一气呵成的填完了游戏官方所要求的所有玩家资料。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没有任何公测时间的说明和公测资格的反馈,让我有种裤子都脱了结果被人爽约的失落感。



    直到一个寂静的夜晚,在忙碌了一天后,我疲惫的脱下了裤子,准备进入梦乡。



    咚咚咚!



    门,响了。



    仔细回想,我貌似没有订购外卖,带着疑惑的心情,我手持消防斧来到门边。



    最近老是看到失踪事件的报道,作为一名美少女,半夜开门的时候带把斧子防身应该很正常吧?



    “谁啊”



    “公测官方人员。”



    一道嘶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这声音落在耳中,就像一千只乌鸦在嘶鸣。



    公厕



    我寻思着这里是高级公寓又不是筒子楼,哪来的公厕?



    突然,一道灵光闪现,我回想起了几个星期前,那个让我满怀激动与期待的下午。



    “喔!您是游戏的官方人员吧,快请进!”



    一激动,一哆嗦,我鬼使神差的将防盗门打开。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名戴着鸟嘴面具,身穿黑色羽衣的男人。



    说实在的,我感觉这家伙不太像人,反而像……一只大乌鸦。



    在他出现在我面前三秒后,我开始有些后悔开门了。



    因为对方身上散发的诡异气场,让我突然回想起一件事。



    据可能可靠也可能不可靠消息,这款游戏背后的研发团队来自,那么游戏的官方人员……



    在这之前,其实我根本没预想过和对方直接接触的场景,我天真的以为对方会照着小说里的描述,邮寄个游戏舱之类的东西过来。



    没想到过来的会是这么一个玩意……



    在和他面具下猩红的双眼对视时,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在我心中滋生。



    回想起各种关于的传言,有人说它们根本就不是人类。



    之前我一直都持怀疑态度,但现在我有些相信了……



    我现在已经不再后悔开门,而是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手贱填了全套个人信息。



    人既是感性的动物,又是理性的动物。



    可惜理性总在高潮后。



    我现在的后悔程度,比躺在诊所做堕胎手术的那帮家伙还要强烈。



    她们只是在拿别人的命做代价,我他妈是在拿自己的……



    天晓得这帮家伙想要做什么,从它双手空空的情况来看,并不像是携带游戏设备的样子。



    也许这个公测从一开始就是骗局,目的可能是为了筛选一些适合的目标,绑架他们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很想开口呼救,但很遗憾,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被不可名状的恐惧支配了。



    连呼吸似乎都停滞了下来。



    在那黑色的羽衣下,一根锐利的黑色手指抬了起来,在我的瞳孔中逐渐放大。



    身体在颤抖,前列腺在咆哮,时间的概念逐渐模糊起来。



    我的意识似乎正逐渐消散。



    在这一刻,我唯一记得的就是那根黑色的手指。



    那是属于禽类的利爪。



    突然,我的耳边响起了群鸦嘶哑的悼音。



    “游戏开始。”



    我的意识戛然而止。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