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鸦面医生


本站公告

    【等等!为什么女仆长与她的同伴没有被精神系《异常体》污染,也不得不一起死?!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还不等林怀恩他们发出疑问,评论区已经有观众替他们打抱不平。

    【而且你们既然是“精神骇客”,为什么不使用一些更有技术含量的方式,把人救出来?】

    然而新出现的这位官方账号的操控者,明显比之前的两位更加冷静。

    即便只是透过文字,也能感受得到“它”心中的冰冷与客观:

    【在精神世界的视角下,无论是被污染者还是未被污染者,都已经被《异常体》的狄拉克之害包裹在了意识海洋的中心,在使用“精神饱和攻击”的时候,精神骇客们,并不能精确地区分探险者与怪物之间的区别。】

    【你们可以认为“精神饱和攻击”就是火箭弹攻击,我们无法区分出具体某一栋建筑内,是否还有我方士兵存活。】

    【而无法精确操作的原因,则和上升抑制有关。能够使用精神攻击的专业探险者非常稀少,而愿意为了守护普通探险者,留在蓝卡以下阶段的专业探险者更少,更别说在地下城十层出现的精神系《异常体》了。】

    【我们对此毫无准备,也不可能牺牲珍贵的精神系探险者,让他们去拯救几位低级探险者。】

    【如果在场的诸位心怀异议,可以向上都市地协申请成为专业的精神系探险者,我们协会会在确认合同后,付出大量的资源,对你们进行专业性的培养。】

    【如果不打算成为专业的精神系探险者,或者不打算为了其他普通探险者,留在30级,甚至更往下的等级,天天去面对那些异常难缠的精神攻击系《异常体》或者怪物,还请闭嘴,不要打扰到正常的救援工作。】

    “啊……这位看起来更冷静,但似乎更加不懂人心啊……”

    林怀恩看着新发言人的发言,有些无语,而评论区里已经开始谩骂起来了,弹幕里充斥着“******”“****”与“***”。

    原夕暮慌忙借口魔力已经耗尽,将直播间关掉了。

    然后她看向林怀恩,说道:“你觉得怎么样?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觉得,精神骇客的意思,还是准备用更常规的方式来救我们的。”

    林怀恩整理了一下思路,“但是就像是最后那位发言人说的那样,因为他们的等级已经超过了核心抑制的限制,所以精细操作的难度很高。”

    “而精神饱和攻击,需要动用‘占星台’与‘DOLL’,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具体是什么,但姑且认为是一种精神世界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好了。”

    “就像是核弹,或者至少也是火箭弹洗地那样的战术兵器。”

    “但无论是哪一种性质的武器,对我们而言,都不是好消息。”

    林怀恩最后总结掉,他看向面前的【异化晶锭】:“就像是面对《爱之树》这类普通的物理型《异常体》一样,在地下城里,我们这些低等级的探险者,与其期待高级探险者的拯救,终究还是只能自己面对。”

    “毕竟,精神攻击怪物,在低级地下城内罕见,但到了深层地下城之后,很可能就到处都是了……”

    “所以……你打算用【异化晶锭】污染自己的‘个人意识’?”

    原夕暮看着林怀恩,轻轻地说道。

    “毕竟……必须先融合,然后才有机会从内部突破不是吗?”

    林怀恩淡淡地说道。

    没有从“精神骇客”那里问到【异化晶锭】正确的使用方式,但林怀恩从“圣盐”与“黑盐”的故事中,得到灵感,决定用最普通的办法,先尝试一下。

    而原夕暮看着他的动作,没有阻拦他的意思。

    毕竟,如果只有她一个人也就算了,林怀恩现在试着做的,是至少拯救她和紫苑,再加上林怀恩自己三个人的性命。

    林怀恩用料理锅接了一点水,然后试着将【异化晶锭】放了进去。

    “你确定能煮开吗?”原夕暮蹲在铁锅旁,好奇地看着他的动作。

    “不知道,我也只是试一试。”

    林怀恩摇了摇头。

    幸好,【异化晶锭】只是看起来像是水晶,实际上是某种非晶体混合物,当热水开始冒出缕缕白气的同时,【异化晶锭】也逐渐熔化成了血红色的粘稠浓浆。

    “看起来有点像果冻……你确定要吃吗?”

    原夕暮试着用手沾了沾,似乎是因为异化晶锭熔化时吸收了大量的热量,所以血色浓浆的温度并不高,似乎直接就可以入口。

    “毕竟是精神世界的产物,即便摄入方式错误,应该也不会造成什么危害。”

    林怀恩耸了耸肩,看着面前的血色浓浆,深吸了一口气,没等原夕暮再次说话,就一仰脖子,将这锅不到100ml的红色液体灌了下去。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团液体有点像是果冻,并不会粘连在锅底上。

    随着林怀恩的动作,它们就像是果冻团一样,进入了他的喉咙。

    林怀恩甚至还没尝出来它们的味道,就吞了下去。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吗?”原夕暮有些紧张地询问道。

    “还好,就是腹部有点凉……”

    他下意识地回答着,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昏了过去。

    。

    林怀恩来到了一个梦境之中。

    在这个梦境里,他是一位有名探险公司培养的新人探险者。

    虽然和三原色那样的巨头无法相提并论,但在上都市新锐探险者公司中,也算是相当优秀的集团了。

    而他刚刚加入这家公司不到四个月,就已经是24级满级的剑士型探险者了。

    他们公司内部有专业的分析师与职业规划师,已经辅助他获得了三个金阶的战斗技能,在30级以下的探险者中,已经算是相当出类拔萃的存在。

    也正因为如此,他和他的同伴,被选入了讨伐地下八层《阴暗森林》的队伍中,有着优秀的精神防护装备,他们相信自己等人,一定能够轻松击破这只并不难缠的《几何级异常体》。

    然后,他们果然轻松地击破了这只精神攻击型的《异常体》,甚至还有足够的时间,去位于地下十层的金色花田观赏游玩。

    本来按照队长的意思,在击败《阴暗森林》之后,他们就想返回地面的。

    但是队伍里的女探险者,给队长看了金色花田的短视频,他就像是当初的自己等人一样,同样被金色花田的壮丽给迷住了。

    于是队长将金色花田的短视频,给所有怀有异议的探险者们看过之后,大家都一致同意,在返回地面之前,先去一趟金色花田。

    这并不会影响什么,不是吗?

    他们只是在金色花田多待了一天而已,就立即返回了地面。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在进入第十层之前,明明浑身疲惫,垂头丧气不已,但在离开金色花田后,所有人都觉得心情轻松,神清气爽。

    他们胜利击败了《阴暗森林》,班师回朝!

    。

    林怀恩清醒回来,他扶着木屋的墙壁,深深地呼吸着。

    原夕暮在他的背后拍着他的肩膀,他却说不出话来。

    他缓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至少是他觉着的“回过神来”。

    “你感……怎么样?你刚……昏倒……”

    原夕暮的声音在他听来非常的模糊,隐藏在嗡嗡的耳鸣之中。

    而他眼前的少女,面色也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白雾中,而本来一片清澈且温暖的屋中世界,在他看来,也完全变了个样子。

    他看到,自己和原夕暮脸上都爬满了藤蔓,手指与皮肤都变得干枯不已,眼睛向上泛白,就仿佛失去了意识的活死人。

    然而另一方面,他却能够感受得到原夕暮的表情,声音,以及试图传达的意思。

    而身边的木屋也早已经变得千疮百孔,被从窗外蔓延过来的藤蔓,穿成了筛子。

    只有地面上的金色夜来香,仍旧闪烁着淡淡的金光。

    但相比之浮在表面上的《阴暗森林》,他更恐惧于这些闪烁着莫名光辉的“金色花田”。

    因为他没忘记,就在他服下【异化晶锭】后感受到的梦境里,他身为《阴暗森林》镇压队成员,所感受到的浓厚异样。

    他甚至无法说清楚这种异样,究竟来源何处,而随着梦境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快速消散,只有对“金色花田”的诡异,残留在了他的心中。

    因此,他站起来,几乎是一个健步,冲倒紫苑身边,把她脖颈上的“夜来香吊坠”拽下来,用力扔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

    他听到原夕暮大声惊叫,然后他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摔了出去。

    而他摸了摸背后,乌濡之羽被戳穿一枚拇指大小的剑伤,而穿甲而过的剑刃,划伤了他的腰眼。

    他再次抬头看去,原夕暮手中拿着他交给她的“殉教者长剑”,一脸警惕地护在了紫苑身前。

    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恼怒与羞辱。

    他站起身来,不顾浑身的疼痛,快步走向原夕暮,将灰青之怒高高地举了起来——

    然而就在原夕暮闭着眼睛,将殉教者长剑举在脑袋上的那一瞬间,突然从木屋外传来了静静地敲门声。

    这记敲门声,就像是一盆冷水,从他的脑袋上浇了下去,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放下灰青之怒,林怀恩捂着嘴,将少了一半的血色浓液吐了出来,这些血色浓液几乎是在碰到金色花田的一瞬间,就开始滋滋作响,很快就烧蚀殆尽。

    但很显然,他至少成功了一半。

    林怀恩强忍着晕眩的冲动,打开自己的属性面板,看了眼经验条——

    它们确实上升了大约十分之一左右。

    昨天杀死怪物获得的【异化晶锭】一共有七八枚,将这些【异化晶锭】全都吃下去,足够他提升到26级的了——前提是他能承受食用【异化晶锭】所带来的副作用。

    咚咚咚——

    就在这时,木屋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林怀恩看着眼,仍旧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的原夕暮与紫苑,知道想要解释清楚他刚才的状态,不是一时半会能讲明白的了。

    为了不让门外的访客久等——

    (什么样的访客?)

    他下意识地思索着,刚刚有些后悔,但右手已经不自觉地拉开了房门。

    在击退深夜怪物之后,门没有关,只是虚掩着,所以木门外的来客,只是非常绅士地等候在门外。

    “呦吼——活人们,真是非常高兴能看到你们。”

    门外站着的,是一位带着乌鸦嘴面具与褐色软毡帽的肮脏男人。

    他浑身都披着恶臭的鸦羽,脚边拎着一只背包,从面具后面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怀恩。

    “你是什么人……”

    林怀恩看着眼前的怪人,有些警惕地后退了一步,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死人,或者说还没死透的人。”

    鸦面怪人稍稍侧了侧身体,从门缝中挤了进来:“事实上,我从早上开始,就已经站到现在了,但直到刚才,你才注意到我——”

    鸦人呼吸着,指了指林怀恩左侧的煮锅:“虽然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如果不通过这种方式,你确实也看不到我。”

    “你是精神世界的怪物?《从属》?”意识到鸦人说法的真正涵义,林怀恩更加警惕起来。

    然而鸦人却摇了摇头:“《从属》?不,你可以认为我是伪装成《从属》的普通人。”

    鸦人透过面具,眯着眼睛,看着林怀恩道:“你可以认为我是‘反抗者’,《阴暗森林》吞噬了我的家乡。我只是一名和你一样,被《阴暗森林》吞噬,却没有屈服于它的意志的可怜人。”

    说着,鸦人掀了掀自己身上的鸦羽:“我用这些衣服,将自己伪装成一名‘森林世界’的怪物,这样《阴影森林》就分辨不出,我是正常的外界人,还是已经被他腐蚀了的怪物们——或者按照你的说法,《从属》们。”

    “外界人……你是地下城土著?”

    林怀恩皱了皱眉头,心中已经有些将信将疑,毕竟在进入《阴暗森林》后,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位可以沟通的非剧组成员。

    “地下城土著……但事实上,在我们的家乡被《阴暗森林》吞噬之前,我们也是‘外界人’,只不过和你们来自于不同的世界。”

    鸦面人摊了摊,有些无奈地说道:“用你们的说法,我是一名来自于异世界的‘医生’,我们世界的文明水平,差不多等同于你们的中世纪,所以我此时此刻在你们眼中的投影,差不多等同于你们世界的一位戴着防护面具的中世纪医生。”

    “我心中的?”林怀恩有些迷糊。

    但鸦面人只是点了点头:“对,这里是精神世界,是超脱于客观世界的主观世界,我心中的形象,并不一定等同于你心中的形象,但是我们之间的形象一定是最方便我们沟通的——就像是为什么我们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却可以说同一种语言一样。”

    “因为我们并非是通过‘对话’来进行沟通,而是通过‘意识’,融为了一体。”

    鸦面人在说明清楚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又开始讲述自己的来意:“你对自己精神体的操作,还不是很习惯,所以只能看到我‘具象化’之后的身体——但这并非坏事,这说明你能看到我和那些精神骇客们,已经看不到的《阴影森林》的漏洞,攻入它的核心,摧毁它的意思。”

    “换句话说,在《阴暗森林》看来,我和精神骇客,都是入侵它‘游戏世界’的玩家,而你和旁边的那位小姑娘,才是‘NPC’,是他‘游戏世界’觉醒了自我意识的‘Bug’。”

    “它会想办法消灭你们,却无法用自己的‘防火墙’来阻止你们进入它的精神世界。”

    “所以,每次《阴暗森林》吞噬到如同你这样的具有自我意识的‘Bug’,我都会出现并帮助你们,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我。”

    鸦面人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指了指旁边的原夕暮:“她现在很恐惧你,不然早就出声询问你为什么对着空气说话了。”

    “帮助我……”林怀恩沉默了一下,对于鸦面人的说法,将信将疑,但他决定先让对话继续下去:“你准备怎么帮我?”

    “这很简单。”鸦面人轻巧地说道,他从脚边的背包里,掏出一整套的蒸馏装置:“我会从自己的精神体中,复制一部分关于如何净化【异化晶锭】知识,传授给你,有了这部分知识,你就可以提炼【异化晶锭】中的那些污秽,更加安全地提升自己的等级。”

    “但是这套方法并不是万全的。”鸦面人看到林怀恩脸上浮现出惊喜,又立即补充道:“首先,它能萃取多少经验,取决于你对这些知识的掌握度——也就是萃取效率。”

    “此外,无论怎么萃取,这里毕竟是《阴暗森林》的精神世界,如果将《阴暗森林》的所有意识都排斥出去,这些‘经验残留’,也会被踢出精神世界。”

    “所以你只要提升等级,无论如何,都会受到《阴暗森林》的影响,我能做的,只是帮助你,尽可能少地受到它的影响。”

    鸦面人淡淡地说道,看着沉默不语的林怀恩,它摇了摇头:“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在自己的个人意识,被《阴暗森林》彻底吞噬之前,找到它的意识核心,摧毁它。”

    “而无论你是否继续提升经验等级,一旦污染开始,你就无法逆转。”

    “30天后,你就会化作《阴暗森林》的一部分。”

    “到时候,到底是你已经解决了《阴暗森林》,还是像我支援的其他外界人那样,被《阴暗森林》彻底吞噬——”

    “我拭目以待。”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