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丫丫之同人小说 同人:催更道人传猪八07


本站公告

    ——作者:三无产品

    话说一日,昊天上帝在宫中开经筵论道。我要啊全字

    席上有一人,身披金甲鳞衣,头带三尺蛾冠,面相清奇。号金祖道人,却是大有来历。昊天心念一动,经筵过后,邀金祖道人于内室,拱手道:“还望道兄救我。”金祖闻言,作惶恐之状,笑道:“陛下乃天帝至尊,贫道不过一云游修真,何德何能让大帝如此看重?不知陛下有何不便之处,却与贫道分说。“

    昊天见金祖应承下来,忙道:“道兄有所不知,吾有一分身,乃地仙界之朱八老祖,如今投胎转世为人,正遇磨难,还请道兄搭救。”

    金祖道人细细思索:这昊天大帝,朱八老祖也算机谋应变之人,虽说一分身法力不济,却不该失了算计,莫不成是有心坑我?

    昊天看破金祖疑虑,又道:“我那分身,虽在三千大陆之中,但有些因由,却不便出手。现今天机混沌,也算不出个由来,还劳烦道兄助我。”说完又拜。金祖忙摆手还礼,道:“既大帝有求于我,贫道也不宜推辞。“说罢,身躯一摇,头顶青光一现,走出一个道人。

    道人施礼于昊天:”见过大帝,既然道友应承下来。如此,贫道去也。“言罢,周身长出无数光芒羽翼,挥发金光,翩翩而去。

    昊天本来欲使金祖亲去,但见他只使一分身前去,似有豫色。金祖笑道:”大帝勿慌,此乃吾太古分身,号称金羽道人。习得一身好本事。虽若不才,但也可救出朱八老祖。“见金祖如此说,昊天也笑道:”如此甚善,还请道兄留宫中一叙。“金祖点头称善,二人携手共入宫中。却也不提。

    话说这金祖道人分身金羽道人,乃陆地飞禽走兽之祖,有翼非禽,爪牙非兽,原是天地第一只始祖龙。当年地仙界女娲娘娘以绣球灭恐龙时,却不敢伤他半分。也远远施一礼,以示恭敬。金羽不善与人争,又见其余圣人将其子嗣移至外域,使香火不灭。也知女娲为造人之功德艰辛而行灭其子孙之举,却不以为意。如今独自潜修上万年,却有无限接近圣人的威能。便是地仙三清,恐怕也看不出其底细,着实厉害。

    只见这金羽道人羽翼初展,便飞出千万大陆,来到昊天大帝,朱八分身所在——元华大陆。

    此大陆位于元元大陆正西,由金帝女娲掌管,女娲于昊天有隙,或可能为难某猪。只是金羽百思不得其解,便以女娲尚未到至人的修为,却又如何能使大帝的分身陷入两难之地?金羽暗念心诀,瞬间已到朱八老祖转生之处。

    只见这朱八老祖,被一群催稿,订阅仙人所困。诸人手持月票推荐,隐有无穷威能。某猪或因更得慢,或因内容不够精彩,便遭诸仙无情鞭笞,血迹班驳,煞是可怜。金羽摇摇头,暗道:“却是如此凶险劫难,昊天当真给我安排得好差使。”

    金羽道人双掌合十,高呼道号。浑身金光四射,却将周围诸仙人驱逐干净。某猪连忙爬起,连声道:“打得妙,打得妙,仙师这一记当真痛快。”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又道:“只是仙师将这群仙人化为灰灰,那谁人于我度劫,谁人助我证道?”

    金羽笑道:“这些催稿,订阅仙人乃先天所生,因有你,故有他。此乃天劫,不可消也。吾也不过使得障眼法,暂时使他们退却罢了。只是一时之法,若要破劫正道,还需道友亲力亲为。吾奉昊天上帝所托,前来度汝,汝可愿“金羽话还没说完,某猪忙不迭叫道:”吾师。“

    金羽心中纳闷,我话还没说完,他怎么就师傅师傅的叫起来了?难道当真福至心灵,心有灵犀?只见某猪得意洋洋的道:”师尊莫惊,所谓三人行,必有吾师。与吾传道者,可为吾师;救吾脱困者,可为吾师;与吾法宝者,也可为吾师。真要算来,这仙界魔界,悉数修真,大半都算得俺半个老师吖。“直听得金羽恶寒凛然,心道:这厮的师傅倒是不少,不过也有不少被他害了,例如八宝,鸿钧什么的。只是别轮到贫道就好……只是受人所托,不好推辞,这险恶差事,只得硬着头皮干下去了。

    金羽摇摇头,将这些杂念排了出去,又道:”吾知有三法,可助汝得道,不知意下如何?“某猪道:“莫说三条,就算三百条,为了证道,也得试下。”心中却是暗爽:我当我只有以贱证道一法,谁知道原来竟然有三种方法,妙哉爽哉。金羽不知其心中猥琐,便道:“大道三千,三千之法,皆可得道。我要啊手打小说网只是个人因由不同,机遇不同,故证道之法,因人而异。或有上千法门可证道,又或途径寥寥。汝有三法可为证道,已是不错。可随吾来。”

    只见某猪屁颠屁颠的跑出去,掏出钥匙,往一座半人高法宝里猛戳。金羽不识此物,问道:“这是何物?”

    某猪笑道:“这是俺让天庭雷部为俺特制的宝贝,叫电光雷云霄动车,启动有风雷之威,云火之速。是个行脚工具来的。”金羽连连点头,也不扑动金翅,且看这“电动车”如何发动。只见这车轰鸣作响,惊天动地,接连天地,隐隐有滚滚雷声。金羽暗自点头:却是一个好宝贝。

    谁知这宝贝移动速度也恁慢了,整整一个时辰,才走了不过三里路。金羽皱了皱眉头。道:“这电光雷云霄动车,速度着实不快。”某猪嘿嘿一笑,道:“慢有慢的好处,快却有快的坏处。想俺当年在地仙界,哪个仙人不是腾云驾雾,高来高去?俺一个板砖下去,就他那速度,定然砸个头破血流,呜呼哀哉。”金羽闻言惊出一身冷汗,他自是飞速惊人,也知那惊人之速下,一个板砖的威力。连称歹毒歹毒,佩服佩服。

    走了大概半天,某猪突然问道:”师尊,你要我去哪啊倒是。“金羽差点跌下车去,原来你开了半天,去哪都不知道啊。四下盼顾,指一处道:”就是此处。“

    下了车,二人走进一屋。只见此屋金碧辉煌,宝光冲天,内屋隐有珠光宝气,似那法宝光辉比先天不灭灵光也不逊色。某猪看得食指大动,唾沫连连,忙问:”此乃何处?“

    金羽笑道:”此乃银阁金栈。内藏无尽法宝,又蕴无穷功德。若得万中之一,至于洪荒合,天地灭,也可自保其身也。“

    某猪却看了看周围,却有七十二人,着蓝衫,做金刚兮怒状,有无穷威压;又有三十六人,做和善笑脸。却目光神现,不怒自威。某猪瞧着可怕,却问金羽:”师尊,那边的人是干嘛的?“金羽道:”哦,不过是七十二保银大神和三十六安金真仙。却是在这大陆生长修养的仙真,在此地金银气功德滋养化做仙人。“

    某猪战战兢兢的问:“那这些仙人,有多大修为?”金羽看了看,又想了想,顿时恍然大悟,笑道:“这些大神真仙,在这守护,则有大罗金仙顶峰的修为。只是出了这门,才回复自身真实修为,大概也就妖族大圣一般吧。”某猪心中揣思,一百零八个大罗金仙,就连十个俺也搞不定啊……就算等他们下班,暗地里害一个两个,却也无济于事。只是这五光十色的,当真诱人……

    “若是师尊出手,可以对付几个?”某猪心中浮起坏主意,不好骗的,就抢。金羽瞟了他一眼,笑了笑,道:“百余子,不在话下。”某猪心中大喜,忙道:“那师尊出手,俺在外面接应,何如?”金羽笑了笑,摇摇头,说道:“银阁金栈倒是好破,只是破了它就会违背天道平衡。须知不敬天道者,天罚之。到时候降下百把个功德至人就麻烦了——那时候,吾已回天庭复命了。”

    天,干掉一百多个大罗金仙,再引来一批功德至人,这……这分明是要坑杀俺老猪嘛。某猪使劲摇头,道:“算了,师尊,这银阁金栈之道,不走也罢,去看看别的路子再说吧。”

    金羽暗叹一声,却是无胆之人。羽翼一展,将某猪席卷而去。

    尘埃落定,却是另一个大陆。大陆上灵气稀薄,山岭险恶,端的一处穷山恶水之地。某猪心生诧异,问道:“为何这大陆如此残破?莫非天地灵气都离之而去?既然天地灵气不再,为何又仍能保持大陆之状?望吾师解惑。”金羽默然,一手揽过周围铁树枝叶,却是一副枯黄之相。金羽手掐法诀,以指画于叶中,竟渐渐显出一幅图象来。

    某一山中深穴,一中年妇人于洞中修炼。妇人着紫衫,面目不辨。忽做和善之状;忽做悲苦之状;又时不时做出择人而噬野兽之状。某猪心惊,忙问:“此乃何人也?”

    金羽道:“此乃该大陆之母,号寡欲圣母,又称寡裕老祖。此子以自身威能,抑制整个大陆的灵气分布,虽说使大陆不致分崩离析,但也抑制灵气的恢复。却是这般不死不活,不沦不丧之境地。”

    某猪奇道:“莫非师尊命我诛杀此獠?只是这作为虽然无功德,却也无祸害之处,莫非另有隐情?”

    金羽摇头,说道:“岂非无功德?此圣母之举实令大陆万千生物有粞身之所,虽不能修炼,也是好生之德。所以相当于教化功德,同时也算造化之功。只是使得大陆万千生物皆无法修得正道,浑浑噩噩。此乃大功大过相抵,至使其功德虽及万物,仍难得有所寸进。只是这大陆芸芸众生,终无体察天意可能。可怜,可怜。”

    某猪又道:“那与我何干?莫非要我教化此圣母,或者拯救这大陆?俺可没有这般能耐。”

    金羽仔细端详老猪一番,却做神秘一笑道:“非杀,非教化,非辅佐。汝以为如何?”某猪心中一凛,脱口而出:“难不成叫我做这妇人的……”金羽阴恻恻笑了笑,道:“道友当真聪明。天地生阴阳,失阴则万物不生,失阳则万物不长。贫道此举乃为使此大陆阴阳调和,从而众生无边功德,却有大半将落到道友身上,足以证得大道。”某猪头皮发麻,连忙说:“让俺想想,让俺想想。”

    此时,叶中景象有变。有一道人进入圣母洞中,袒衣相向。圣母六眼齐发,射青白之光。只见那壮硕道人,在那白光之下,不消一会,竟化为枯骨,立成灰灰了。某猪大惊:“莫非摄魂夺魄之道?”金羽忙道:“道友莫慌,此乃圣母所炼之冥色阴光,虽然阴毒无比,但却只是阴气所化。若有阳气旺盛之人,不但不会被阴光所伤,还有大大好处。我看道友与此大有因缘,可亲身一试,定有奇遇!”

    呸,叫俺老猪去送死,俺才没那么傻呢。某猪心中暗道,却见叶面中圣母似无意中目光转来,无比淫毒,贪婪;甚至还舔了舔厚厚的舌头,当真让小猪不寒而栗。某猪大叫道:“君子不为此事也!道兄,吾以你为师,却不想你也做这拉皮条的勾当!不当人子,休得再提!”说罢,大义凛然的跑开了。废话,叫我这样肥嫩的小猪去,岂不是送猪进虎口,一分钟不到就被那妖妇吸干了。

    s金羽暗叹一声,却是无福之人。人皆以傍富婆为荣,此子竟不为之,实在……

    只见金羽再展巨翅,夹着某气哼哼的猪,飞往下一个大陆。

    又至一大陆,金羽将某猪放下,只见此大陆与之前两大陆不同,灵气适中。没有之前元华大陆的澎湃灵气,也没有之前失阳大陆的委靡不振。只见此大陆万千修真,皆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诚心修道之态。某猪奇道:“这大陆当真乃修仙好去处,民风淳朴,真蛮荒,真修仙也!”金羽苦笑道:“道友真以为这些……是修真?”说罢,手中翎羽一挥,带出一道强风,将其他一修真头顶青丝,削去几许。

    只见刚才还一副道貌岸然的修真,却因一阵强风,开始疯疯癫癫起来。先是将眼睛挤成斗鸡眼状,又把嘴嘟起做恶心人状。各种奇异怪象,看得老猪是目瞪口呆。最后那人五官爆裂,眼珠子弹出去几十丈,忙不迭的去拣,却拣了一颗卵石胡乱塞入眼中,回复刚才一心向道的摸样,却是无比怪异。某猪大汗凛然,咽下一口唾沫,问道:“这……这也算修真?此种族究竟是何来历,还望老师明示。”

    金羽无奈的说:“此乃脑残一族也。昔日各方高人捏土造人,尝试造人功德。有灯古佛等人,于此造人。却不知为何道心不稳,心生愤恨,竟将那些差点完工的泥人狠狠的捏上了一把,却伤了泥人神智。造出人不人,类不类之物,灯惭愧,却以一大陆弃之,便是此物来历。”

    见金羽如此说,猪八才想起来,前几日监天司六耳报告灯等人试图造人的商议。昊天不知捏土造人是否真的成就功德,却也不愿使灯险试。于是在其造人途中,以**力侵入灯意识,却模拟出当日猪八老祖以二十四山河珠轰炸灯之故事。以致灯道心失守,愤恨不堪。从而直接使其造人之事,不了了之。却不想留下这般失败品。灯毕竟不是如来,不可能将这万千脑残之人吸入自身,也不好一一诛杀,因为毕竟魂魄是好不容易从十八层地狱动乱时劫出来的,若真杀了,造人功德不得不说,还惹下一身业力。极有可能是灯一怒之下,将残人弃之于此。

    “如此,老师以为如何?”猪八拱手道。

    金羽看了看那帮脑残,又看了看朱八,道:”这些脑残之人,虽灵智未开。但灯等人在捏造之时,已在其元神放下烙印,就是使其一心求道,从而修炼得功德,全数悉以自身。不过他算盘打得虽好,只是方寸一乱,剩下残局却不知如何是好。如此,我看,不如道友将这些脑残收之于门下,既解灯遗残之祸,又得教化之功,道友看如何?“

    猪八也看了看那帮脑残,为难道:”这……这却难煞我也。此等脑残之人,恐怕即使于之以先天功法,也难求仙问道,更何况……“猪八想说的更何况这些人乃是灯所造,教化之功就算有,归不归自己还不知道。而且若是如此,必定惹下灯,虽不怕那等蠢物,但无故惹下麻烦也不好。再说,这局是猪八授意造成,哪有自己闯祸还自己帮擦屁股的道理?此等不智之事,为某猪不取。

    金羽似乎看出猪八的疑虑,笑道:“道友勿疑,后天教化功德,若有那须当是你的。灯自身造人不成,遗下异族已不知功过,怎敢来抢功德?望道友早下决断。莫不知宏治教主乎?”

    猪八差点笑出声来:“什么宏治教主?不过一跳梁小丑也。”宏至教主李甲乃一洪荒土著,初触修真之门而已。只因其端详天地,发现天地似乎气运不正自创歪理,称天地不仁,则万物为猪狗。这话将猪八都骂了,猪八实在气不过。又号称以歪治歪,以歪人治天地,以对抗歪人。门下不显,有门徒五百零三人。李甲不知死活,竟教唆门下诸人去南天门闹事,被南门天王擒下,却又以身外化身逃走,教唆弟子*坐化。当日倒是扰得天界大乱,洪荒之民惶恐不安,天界安抚了好些时日才平复民心。

    金羽摆手,说道:“道友不可小看信仰之力。话说宏治教主虽说歪理,但毕竟属于洪荒一派。余下洪荒教派,对其或鄙夷,或嘲笑;但彼此皆为洪荒子民,心生同情怜悯的也未尝不有。今天虽他反抗天界未成,但却做出了一个表率,使那些洪荒高人觉得,这天,似乎也可逆之。若有一个宏治虽不费吹灰之力可败之,但如果数十个宏治,万千个宏治?如今之策,非杀,当以导之。以地仙之教教化洪荒之民以治之,则天庭可稳,天地可稳。道友慎之。“

    某猪深思,点头道:”也是,藓苔之疾不治,必成大患。若假以时日,小势力也足以对抗天庭。受教了。”说罢施一礼,却暗暗将金羽道人这句以地仙之教教化洪荒之民以治之记下了,便有后来诸教在魔界的兴旺,却是老猪有心使之。但猪八又望过那帮脑残,刚才那个独眼道人似乎发现现在装上的不是自己的眼球,把卵石丢了,又在地上摸索。好容易摸到自己的眼球,捏捏似乎感觉硬度不对,又甩出去几百丈。猪八苦笑道:“凭俺要教化这些脑残,着实难也。”

    金羽也不强求,暗叹一声:却是个无能之人。拱手道:“吾今指三路与道友,却无一可试。虽愧见昊天大帝,但仍得回去告罪。道友珍重。”说罢,羽翼一展,翩翩而去,却比来时候慢了好几分,不知是因为心存愧疚还是担心某猪用板砖砸他。某猪也是满怀心事,一拱手还礼道:“道兄慢走。”金羽点点头,铺翅飞去,却飞了不到半里,某猪急忙忙追了上来。

    金羽一惊,心道:莫不成这厮见我于他无用,却要下手害我?连忙暗自做好准备。只见某猪气嘘嘘的飞过来,说道:“差点忘了告诉你,道兄,以后见我,切莫背对着我飞,这……这可是俺的忌讳,那板砖差点就没忍住飞出去了。”金羽大汗,忙拱手称谢:“多谢道友指点。”

    某猪嘿嘿一笑:“莫谢,主要是俺看你也不是常人,一般人我不告诉他!”话没说完,金羽已经飞个没影了——面对着某猪倒着飞的。某猪暗道:孺子可教,非常人也!话说他那金鳞羽翼,也确实了得。哪怕拿下来做成个毽子搞不好都是法宝……哎,只可惜,跑得太快了……

    猪八正暗自猥琐,却见身边两道金光闪现,两个催更道人出现,擒拿住某猪臂膀,冷冰冰的道:”猪八老祖,三更时间已到,速速回去更新。否则,哼哼!”

    “金羽道兄!老师!师尊!别走啊!!我教那帮脑残的还不行吗?大不了我去傍富婆不行吗?喂,实在不行我真的去抢银行啊!!回来啊……”只听在天际边,某猪凄惨的叫喊,然而,却被越拉越远……

    话说某猪被抓去之后,因为这个典故,又有了个称号,号称三无道人……

    ps:见某猪太辛苦所做,愿某猪得补所愿……同是新人,同病相怜,虽然你是现在的新人,我是未来的新人,哈哈!

    注一:寡裕,穷得只剩钱的意思。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