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本站公告

    之前的瓢泼大雨已经渐渐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三人呆呆的站在洞口,望着外面数以百计的满人骑兵,诧异的不知所措,老林握在手里的棍子都掉在了地上。

  叶清泉首先缓过了神,上前一步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骑兵们规则的朝两边让去,只见从列队的最后,一身白铠甲的年轻人骑着马“嘚嘚”走来,原来正是多铎。到了叶清泉的面前,拉住了缰绳:“她人呢?和你们同行的子呢?”一脸蔑视的看着他,眼含杀意。

  “什么姑娘?就我们三个大老粗。”老林抢先一步嚷着:“你们满人不要欺人太甚了,难道连我们在此躲雨都不行吗?”

  多铎没有说话,挥了挥手,立刻有十名骑兵下马,朝洞内走去。叶清泉下意识的挡住他们的去路,却被一人狠狠的踹到一边,老林老张见势,赶忙上前帮忙,不耐三人虽孔武有力,却敌不过训练有素的满洲骑兵,不一会便被制服。

  多铎翻身下马,冲着幽暗的洞口喊着:“沈家卉,如果不想你的朋友立刻死去的话,就乖乖的出来。我数到三。”

  “你们这帮满清鞑子,都说了只有我们三个,你究竟想干什么?”叶清泉被按在地上,愤怒的咆哮着。

  “一!”多铎不疾不徐的喊着。

  “二!”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洞内传来,多铎的声音有些微颤。片刻,家卉的身影已出现在洞口。

  望着多铎一身戎装的站在细雨中,分开了那么久,他原本稚气的脸庞,已然变得成熟,也越发的俊朗。

  “放开他们吧。”家卉淡淡的说着。

  “沈姑娘,你别出来啊。”老林冲着她喊着,却冷不防的被一旁的骑兵重重的打了一拳,顿时疼的龇牙咧嘴起来。

  多铎省视着面前朝思暮想的人,虽然一身粗布装扮,却依旧难掩那倾城之姿,忍着心中的思念,面依旧冷冷的说:“如果你乖乖听我的话,我才会考虑放了他们。”说罢,便不由分说的将她拉上马背,一个转身,策马离去。

  家卉被多铎圈在怀中,飞驰在密林之中。两人皆沉默着,只有风在耳畔呼啸,宛若悲鸣。

  良久之后,终于到了一处隐蔽的深宅大院,天也终于彻底陷入黑暗,门口挂着两盏灯笼,在风中摆动着。多铎抱着家卉下马,粗鲁的敲着门环,探出一个小厮。

  “王爷,您回来啦?”恭敬的行礼,并忍不住的打量家卉。

  多铎没有理睬他,牵着家卉径直朝后院走去。不一会儿,到了一处卧房,推门而入。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吗?”点上灯,回头望着家卉。

  “你不要为难叶大哥他们,他们都是好人。”

  “就这些而已?”多铎有些失望,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家卉说些什么。还是仅仅想听她说话的声音。“那么不屑我送你的东西吗?”从怀里取出一个玉镯,正是当年他送给家卉的定情信物,不料却被家卉给了欧阳成。若不是今天看到欧阳成拿着镯子四处炫耀,恐怕他又和家卉失之交臂了。

  “对不起。”家卉喃喃低语。

  多铎哀伤的吼着:“我不要听你总说‘对不起’,你除了讲这三个字,难道就真的对我无话可说吗?”用力握着家卉的肩膀,似乎想要把她给生生捏碎了,忿忿的说:“我真恨不得杀了你。我连做梦都想杀了你。”

  家卉抬眼看着多铎心碎的模样,她知道,自己给他的伤害实在太大了,蹙眉强忍着肩头的剧痛:“我知道我伤了你,可我能说的,只有抱歉。你想杀我,我也不会怪你,可是,你曾经答应过我,永远不会伤害无辜的百姓,为什么还要酿成屠城的惨剧?”

  “答应?你不是也答应过我,永远不会离开我的吗?”多铎松开她的肩膀,负手走到窗边:“我就是要杀人,而且还要你记住,这些人都是因你而死的,如果不是你之前说过你喜欢扬州,我根本不会屠城,如果要怪,你该先怪自己的言而无信造成了那么多人的死亡!”

  “你真残忍!”家卉之前的担忧果然从他口中得到了证实,原来真的是因为自己,才会害了近十万的无辜之人,思及此,不潸然泪下。

  “残忍的是你!你把我对你的真心就这样践踏着,你把我变成一个傻瓜,那么长的时间以来,我都过着‘外人看笑话,自己看伤疤’的生活,有多痛苦,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多铎怒吼着,额头的青筋清晰的暴突着,昭示着他此刻的盛怒。“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寸步不离的在我身边,如果你再敢离开我,再敢欺骗我。我会杀了那三个人之后,杀尽所有的汉人。”

  家卉跌坐在地,忍不住的抽泣颤抖。

  “那该死的男人呢?为什么不在你身边?”多铎原以为他们二人早已远走高飞,双宿双飞,但今天问了欧阳成之后,得知家卉是一人来到江宁城,与叶清泉等人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心内顿生疑惑,莫非那个男人中毒死了?

  家卉沉默。

  “我不管他是生是死,但现在起,你只能跟着我。明日我们就启程回盛京。”说罢,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屋子,在关上门的时候,立马落下了锁。

  家卉没有动弹,没有求救,甚至没有想要逃跑的念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早已让她心力交瘁。人一旦没有了信仰和目标。自由或者囚,活着或者死亡。都没有分别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