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而生(南宫番外)


本站公告

    为何而生(南宫番外)“习武并非为了杀人。”父亲一向淡泊仁善,纵然在漫天的火光,他浑身都是血,却依然咬牙抱着我微笑,虚弱地叹息:“不怪他,他只是为了小然吧。”白姨?我不太明白,却还是点了点头,心里很害怕,方才有个黑影闪过,围着我们的那几个人忽然全都倒下去死了……十二年后的一天,我路过唐家堡,无意竟见到了白姨,想不到她已经嫁给了唐二叔,改姓,而且,她已不认得我了。原来如此!是他!父亲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我握紧拳。父亲说不怪他,何况我已答应过义父。这一切的事端竟然是个女人……作为一个真正武学至上的人,义父配得上他那把剑。他怕我出名,可我还是出名了。我不喜欢看见身边有太多悲惨的事情,这世上罪恶悲伤之事已经太多,就让它少一些又何尝不可?这种想法是可怕的,决不会带来什么好结果,因为父亲当年也是这样,我明白,所以我不想与人走得太近。然而随着那薄薄的面具蜕下,赫然是另外一张脸!那一刻我惊呆了,这张脸实在太熟悉,因为它原本就是长在我身上的,可如今这世上还有谁能与我拥有一模一样的脸?“想不到吧,如今是我来替你治病,”他笑了,“我也想不到你还活着,大哥。”弟弟。劫后余生的庆幸,乍逢亲人的激动,我们紧紧握着手,在灯下流着泪笑了许久……我有了兄弟,最亲近的人,有没有朋友已无关紧要。就算是最亲近最信任的朋友,为了一个女人也会毫不留情地对你下手。交错朋友,是父亲一生最大的悲哀。我很快就有了朋友。两个出色的朋友,领着别人登门求救害我丢了五百两银的朋友。他们实在很妙,一个毫不客气,一个懒得有趣,居然还喜欢斗嘴,似乎总是开心得很,有他们在,就算身边有再多悲惨的事情,也绝不会叫人烦恼伤感太久。与那样两个人把酒玩笑,闲话江湖,的确是件畅快之事,也很轻松,那是一种奇妙的愉快。然而这种愉快总不会持续太久。他们绝非小人,我努力说服了自己,还是忍不住苦笑,一个人决定交朋友的时候,都会用同样的话来掩饰吧,父亲当年是否也如此?如今我作了同样的选择……报仇?“朝廷绝不会认错,何况……”“你向老苑主发过誓,我却没有。”弟弟没有变。一旦认定了的事,他就会不顾一切去做,正如小时候为了拿到案上的砚台,被砸得鲜血直流,却还是一声不吭地爬过去,将掉下来的砚台抱在手里,抱得紧紧的。我没有再劝。可他是我这世上唯一的弟弟,唯一的亲人,纵然报了仇,有那两个人在,也必定会暴露身份,朝廷怎会放过他?那两个人何等聪明,又是我们的朋友……他傲然道:“若是毁尸灭迹,他们从何查起?”毁尸灭迹?我没有同意。他看着我半日,突然笑了:“你太像父亲了。”瞒不过他。“不能冒险。”“你对别人心软,就不怕害死自家兄弟。”他轻轻叹息,站起来走了,我却浑身冰冷……几年后,一个瓶放到面前的桌上,血红的颜色是那样刺目。“我想了想,还是用毒最合适,”他淡淡笑着,神情是那么的毫不在意,“这毒少见得很,我用了三年才炼成,纵是被他们发现,也试不出毒性的,到时候他们自会来找我。”他果然没有放弃。我犹豫:“父亲不怪他们。”他冷笑:“但你还有母亲,你又怎知她不恨?”我无言以对。“母亲无辜,陶门上下一百四十条人命何其无辜,当初那个姓白的女人总缠着父亲不放,这才给我们带来灭门之祸,如今她与唐惊风却过得快活自在,你又怎知母亲不恨,明叔他们不恨?”“你可知道,当年母亲为了护我,生生被砍断了双腿。”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全身忍不住发抖。他却格外的平静,仿佛在说着一件不相干的事情:“没了双腿,她却还是撑着不肯昏过去,一直到师父救我走,都始终没能瞑目,你道她恨不恨。”恨不恨?我不敢深想,有仇不报,让弟弟独自冒险,母亲不会原谅我,陶门上下一百多个冤魂也不会原谅我吧?违背誓言,又怎对得起泉之下的义父?“有仇不报,活这许多年又想做什么?”淡淡的声音似是喃喃自语,却一字字都敲在我心上。我不能回答。二十多年,自答应义父不再报仇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努力不再去想那夜的事情,整理家业,吟诗作画,游历山水,与两个朋友把酒言欢,我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了,却从不曾想过这个问题。为何而生?我活下来究竟为了什么?安心做南宫别苑的少主,扶贫济弱,谈笑江湖?其实,这世上的许多人不都是这么过的么?可我与他们不一样。那一夜,我又梦到了漫天的火光,父亲,还有母亲……我不能叫他一个人去冒险,或许他也早已料到我会同意吧,既然不知道为何而生,被自己的弟弟算计,总是强过别人的……“有你帮我就好,”他果然没有丝毫意外,只是笑了笑,“若真想保全我,你可舍得几个人?”无辜之人。世上为何总要有这许多杀戮之事?强烈的悲哀涌上来,这个计划并不完美,我绝不能可怜别人,否则会害死他。我为何而生?或许也只有报仇……天上掉下来一个丫头。年纪不大,穿着奇怪的衣裳,说着莫名的话,见到男人出乎意料的胆大,听说死人却又胆小得要命,一举一动根本不像个姑娘家。分明无处可去,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全无半点该有的可怜之态。哪个姑娘家突然流落至此会不哭泣难过的?我简直要怀疑她别有居心。但她实在不怎么会说谎。果真如她所说,她举目无亲,一如我当年那般,看来这丫头还不知道无依无靠的可怕,或许永远不要知道也好。所有人做梦也想不到这世上会发生捕快与凶手一起查案的事情。其实也不错,有他们在,这一路上并不寂寞,何况还有那个有趣的丫头。她让我叫她小念……救黑四郎的是弟弟,他并不知道,我却决定放他离开了,他是李游的朋友,倘若再继续下去,必会发生一些不得已的事。人在江湖,是不是都会有许多不得已?他们是如此的信任我,相信我是被人陷害,我却还是选择背弃了他们,该也算是件悲哀之事吧。唐惊风与柳如背叛父亲的时候,可曾有过同样的愧疚?小念竟会来安慰我。这丫头一路上跟着我们,倒也不太惹人反感。她不比普通女孩娇气,举止豁达得很,有时候甚至根本就不像个姑娘家,总爱拍李游的肩膀打赌、斗嘴,居然还编出个男人的“三从四得”。她看出了什么?直到确定只是怕我难过内疚之后,我才松了口气,这是个笨丫头,最好不要让她掺入这些事,我并没有她想的那般好。谁知她难过地告诉我,在遇险的时候,她被朋友抛弃了。女人也有朋友?我既好笑又诧异,小女孩多是被爹娘宠在闺阁里,偶尔聚在一起也不过是比赛玩笑,发发小脾气,嫁人之后便从了丈夫,难得往来,她们怎会知道什么义气,什么是朋友的信任与背叛?她真的知道。对了,她不是这里的人,她们那边的人会状告丈夫纳妾,想到这,我又忍不住笑了,这些话究竟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无论谁做了对不起朋友的事,都不会太好受的,还是不要让她失望吧。她实在很容易原谅别人,很快便不再难过了,晚上还端来一盘奇怪的点心,说什么祝我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她竟然记挂着这事。蛋糕?那盘点心的名字很特别,味道却不太好,活了二十几年我都没吃过比它更难吃的东西。看她紧张得脸都红了,原来是第一次做,难怪李游与何璧都不做声,我自然也不能拂了她的心意。尽可能慢地吃着那块蛋糕,心里竟觉得很有趣,倘若今后我过生辰她都做这个,那还是不要再过的好。今后?猛然惊回神,怎的想这些!莫非我已将她当作朋友了?和一个女人做朋友。看着她松了口气的欢喜模样,突然发现,其实这蛋糕也不那么难吃……小念的父母亲早已各自分开过了,叫离婚。“……相濡,相忘,你说哪个更有道理?”我颇为尴尬,也只有她会与男人大谈情爱之事。想不到这丫头成日无忧无虑的样,竟也是孤独的,有这许多心事。相濡,相忘?突然想起白姨,不对,应该叫姨了。当初她是那般喜欢父亲,委身作妾也心甘情愿,然而最终还是嫁与了唐二叔,就在父亲离去的第二年。而父亲,既已有了母亲,却还想着再纳另外一个女人。情爱之事,忘记起来岂非容易得很?她画了一只卡通兔,虽然不太真,却十分可爱俏皮,活像是她本人,线条简单,只须一眼便记住了,我特地画下来送与她,却发现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丫头!。“她与此事无关。”“舍不得?”“她总是我们的朋友。”连我自己也明白这借口可笑至极。他果然笑了:“想不到大哥还与女人做了朋友。”“杀她并无必要。”他没有听我的话,还是向她下了毒。眼见那顽皮的丫头白天还在跟李游说“爱美之心,”晚上竟已毫无生气命在旦夕,心莫名的伤痛,他到底还是及时出来解了毒,否则,或许我真会去找他的。难道真的过分紧张了?事后小念的胆非但没变小,反而越来越大,居然跟我开起玩笑,叫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丫头满口胡言乱语,会不会嫁不出去?“不是还有你吗,嫁不出去就来祸害你好了!”她笑嘻嘻的:“你不是说我很好吗,再说了,这么帅又有钱又温柔的老公,带出去多风光多有面啊,是不是?”脸厚!我没好气瞪她,却也生平第一次有点心动。或许这样真的不错,倘若没有发生这些事的话……心底一凉……终于有一天,她戴上了李游的簪。居然会心酸。这样也好,这样也好,我什么都给不了她,今后正好不必再多想了吧,这些事忘记起来岂不是容易得很?然而,弟弟杀了江湖谣。她病得很厉害,似乎还在做噩梦,那种表情透露出来的情绪很熟悉,因为我也有过,是最亲近的人离开后的绝望与恐惧。我犹豫了。李游是朋友。何况此时我若离开,弟弟便没有理由再跟着他们,他苦心复仇,又怎肯半途而废?来不及多想,弟弟向唐惊风的女儿下手了。她也不见了!他会不会已对她下手?夜已深,我几乎找遍了整个园,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她。露气很重,她只是穿着薄薄的衣裳坐在地上发呆。心突然一疼,她并不像普通女孩那般娇气,却始终只是个女人,伤心的时候便不会照顾自己了。她想走。语气很轻松,听着却叫人心痛,举目无亲,她又能去哪里?或许这真是我的机会,让我回头,不必报仇,我也可以像其他人一般平静地活下去,因为我要照顾她,今后,两个孤独的人谁也不会再孤独。二十多年前,唐二叔为一个女人背叛了朋友;二十多年后,我同样做了对不起朋友也对不起兄弟和父母的事情,居然还是为女人……弟弟以为自己料定了一切,却始终不知道另一件秘密,我其实也会使剑。那柄剑决不会伤到我,但让那个人活着会害死他,终究是我先对不住他。我杀了人。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今后我永远不必再管这些事情了,我要带她回家,这一生只要用心经营我们的家就好……那时候我是这么以为的。然而,我回来了……睁开眼,一切如故,仿佛只是做了一场梦。原来机会至始至终都没有给过我,我却直到现在才明白,多可笑,他不肯放弃报仇,也绝不会允许半途出什么差错的。她带我回来了。我们的家?那个家……这样也好。或许,我活下来只是为了来结束这一切。是该结束了……酒缓缓注入杯,很慢,弟弟的手却开始发抖,他已看出了我的意图,让这一切结束,只愿他能明白,他不会放弃性命的。面前这个老人教人忍不住叹息,心一直背负着这么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关系到全家老小的生死,想必许多年他也是夜不安寝食不知味吧?一般的可怜。李游该也要回来了,他是聪明人。眼见昔日的仇人举杯,竟然会有不忍。弟弟说得对,我的心不够狠,所以才会从头到尾都被他算计。不怪他,他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惨状,怎能轻易释怀?李游赶回来了,如我所料。我终于可以结束它了。这个秘密已经埋藏了整整二十四年,此时揭开,必会有许多人受到牵连,他们不忍开口相求,我却明白,他们自认没有交错朋友,我又何尝不是。能教这世上少一桩杀戮,何必吝惜什么名声?。冰冷的酒喝下去,全身热得灼人。很奇怪,心底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只是,始终有一丝淡淡的滋味萦绕着,有点惆怅,有点惘然……是什么呢。头越来越沉,眼前也越来越模糊,终于,我听到了哭声。是她在哭?世上为何总要有这许多悲惨之事?倘若二十四年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就不会有如今这些伤心事了,该多好,多好……拉住她的手,突然有些后悔,我原本不想让她看见的。于是我对她笑。这样,她再想起来的时候,可以不必太难过了。5858xs.com